标题:

爱车奉献给公路    

发表时间:

2013-9-16 22:32:27 更新时间: 2013-9-18 18:57:55  更新者: 张玉武

关键词:

家庭,战友文学    
作者: 闫一旭   [这是对本篇第 1969 次阅读] 阅读评论

爱车奉献给公路
闫一旭


     长路奉献给远方,玫瑰奉献给爱情,白云奉献给草场,江河奉献给海洋,白鸽奉献给蓝天,星光奉献给长夜,雨季奉献给大地,岁月奉献给季节,爱车奉献给公路,前面这几句是歌词,后面这一句是我的本文主题。
     我们每个人每个阶段都有许多梦和梦想,从儿时开始我们每个人就时时刻刻追寻着梦和梦想,努力使梦和梦想变为现实,世间的梦和梦想有些通过努力可以实现,有些梦和梦想是需要全社会的努力才能实现的,记得97年山西首条高速公路太旧高速通车以后,从太原乘坐大巴只需六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北京,比以前坐火车去北京缩短了将近10个小时,而且免去了购买火车票的烦恼和旅途的劳累,大巴车又快又好,而且是卧铺比火车乘车质量一点不差,当时我在北京也有一点业务,为了体验又快又好的高速大巴,品味一下高速公路的高速效能,同时摈弃难买的火车票,我和我爱人选择了尝试乘坐大巴去北京,去北京大巴车从早6点开始一直到晚11 点一小时一趟,为了节省时间我们选择了晚上11点的大巴,由于是第一次乘坐大巴行走在高速公路,以前从来没有走过高速公路,而且又是夜间,所以心情异常兴奋,等车一上高速公路我俩的眼睛就不够用了,往前看油黑的高速公路一眼望不到头,笔直笔直,遇到弯道也是小弯,人坐到车上基本感觉不到路上还有弯道,通过填沟,架桥,打隧道虽然行驶在太行山上,一路上坡度普遍不大,车行起来非常舒服,由于是单向行驶无需考虑对方来车和会车,减少了对方会车的诸多危险,加之沃尔沃大巴的舒适和高速,我这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那个高兴劲甭提有多么兴奋。在高速公路俩边护栏上贴有各种反光标识,车灯一照宛如天上群星闪闪,眨着小眼睛一闪一闪,忽明忽暗,甚为壮观,有一种行走在银河系里的感觉,看着车窗外一排排后去的树木和远去的高山峡谷,我的脑海里思绪万千,不知不觉想到了我 70年代开车上路的点点滴滴。
    1970年刚满16岁的我背着书包参加了工作,干起了子承父业的工作,当了一名汽车修理工,由于每天接触汽车,不知不觉学会了开车,1974年底北空来太原招兵,我被带兵的选中穿上军装,来到了军粮城,在炮二师四团当了一名汽车兵,从此和汽车公路结下了不解之缘。70年代至80年代中期那时公路非常落后,大部分公路都是属于那时的二级路和三级路。
    那时的司机大部分职业素养较高,技术也好。例如那时山路行车如果下山车辆看到有上山车辆上山会主动找一个会车比较宽阔的地方,等上山车辆过去以后,下山车辆再走,车辆相会时上山车辆会按一声喇叭表示。如果遇到车俩抛锚,不管认识不认识车辆都会主动停下了,问一下需要不需要帮助,例如把工具借给对方,提供必要配件甚至轮胎,半轴,汽缸垫等必备物品,人情味即浓。
    行路难,路难行那是当时真实的描述,省道那时多是二级路,路面七米宽,加上两边马路牙子一共不到十米宽,路上行驶的车辆大部分是国产解放和跃进车,夹杂着一部分进口车如前苏联的吉尔,吉斯,嘎斯,亚斯,玛斯,美国的大道奇,小道奇,日本的日野,三菱,丰田,罗马尼亚的布恰奇等,拖拉机和马车那时也是运输主力军,构成了当时的主体车流,那时小车很少。我们那时开车上路每次出车都是提心吊胆深怕出事,以解放车普通行车60迈发现对方有情况为例,正常紧急制动是十五米,如果加上大脑反应不同最好制动距离是三十三米,所以那时流传一句话形容司机是;手握生死薄,脚踏鬼门关;加上那时年轻人爱开英雄车,斗气车,对方来车有意不让,刻意追求双方错车中间只留十公分那种感觉。津塘公路那时是一级公路十三米宽,一次天津运输四场的一辆解放车后面挂着俩个拖斗车和纺织厂的一辆接送车创了,解放车主车和第一个拖斗都过去了,由于追求十公分错车,第二个拖斗和接送车创了,大轿车司机甩了一把方向,车头过去了,车中间开始和第二个拖斗严重撞击,把大轿车后面车厢都挂了下来,车上下班的工人胳膊大腿和伤者洒落在公路上,场面惨不忍睹,至今想起都是毛骨悚然。
    高炮四团拉练打靶车队绝对壮观,汽车拖火炮,汽车拖雷达,汽车拖指挥仪一路排开足有几公里长。四团当时是我军全机械化装备比较全的部队之一,四团当时配备是一炮一车,五团,六团是三炮一车,每年秋冬都会去河北昌黎靶场进行拉练打靶,四团打完靶以后,还要协助五团,六团去打靶。拉练打靶汽车连绝对是主角与先锋,首先得把我们那宝贝亚斯210狗熊车体检一番,亚斯210车是苏军二次世界大战退役下来的车,技术性能当时在我国先进的,在世界是落后的,应为我国当时还不能生产大型牵引车。每车完成轮胎打气,电瓶充电,更换机油,添加付30号柴油,检修发动机,底盘,搭棚布等等一切就绪以后逐级上报,整装待命。行前安全会议可以是天天开,班会,排会,连会,提前安排每个连队组成车辆,提出各种预案,分析各种险情,提出各种解决方案,每人都要写决心书,出发那天炊事班会准备丰盛的饭菜,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感觉。下到连队以后各连首长是我们这些车辆的直接指挥和领导者,紧张的挂炮装车过后,我们就开始了正式的拉练,拉练一般有俩种运输方式一是开车拉上武器装备直接到靶场,另一种是先乘火车,然后下火车,二次运输把武器装备拉到靶场。每年我们汽车连都要数次往返于拉练路上,四团打完靶,我们还要协助五团,六团去打靶。75年第一次拉练打靶我是和即将退役的69年四川老兵秦英俊一辆车,当车辆过了唐山古冶以后,道路非常窄,也就是前文提到的三级路,突然前方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为了给自行车让路秦英俊踩了一脚付刹车,我们部队的每一辆车都加装了这种装置,就是这一脚刹车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我是首车,后面是75年太原兵胡建龙和73年福建兵石超准,第三辆车是75年昌黎兵张金明和重庆73年兵何伯军,刹车以后,胡建龙的二号车也踩了一脚刹车停下了,由于第一次驾车拉炮三号车张金明有点紧张,刹车也没有踩,三号拉炮车水箱前脸直接撞到了二号车的炮口上,造成了三号车严重受损,主要是水箱撞坏了,为了不影响大队行车,把三号车和炮拖到路边,大队顺利到达。随后汽车连派了俩辆车有副连长李俊带队把车和炮拉到了靶场,一排长黄丰年带车把炮拖到了靶场,为了防止发生次生事故,副连长李俊亲自驾驶被托车辆,由于水箱坏了,北空军需仓库只有俩个备用水箱,所以只能修了,路上也不好修,只有先拖到靶场再修,前面开车拖车的是73年兵杜杰和修理所的刘技师,当时没有硬杠只有用钢丝绳托,加之又是晚上,不确定因素很多,后车是李俊亲自驾驶旁边坐的是何伯军和张金明,这次多亏是李俊驾驶险些造成重大事故,事后李俊回忆说那晚杜杰在前面开车拖着后车,进入昌黎县以后道路成了土路,颠簸不平,坑坑洼洼,速度不是很快,突然路边穿出一只兔子,杜杰一看开着车一路追兔子,速度明显加快,全然忘记后面还拖着一辆受损车辆,在公路上一左一右就追开了兔子,后车李俊一看不好,看到前车往左,他就驾车向右,前车向右,他就往左,到了往靶场的岔口,杜杰一看不好一脚急刹车,拐到了靶场那条路,忘了后面还有一辆车,李俊一看势头不对,方向没有动直接就冲过了岔口,拖车钢丝绳瞬间变为俩节,避免了一场大祸。张新民事后回忆说大冬天特别冷,他和何伯军李俊杜杰刘技师等光结钢丝绳就耽误了几个小时,手冷的伸不出来,那时真是欲哭无泪,最后顺利把车拖到了靶场,胜利完成了拉练任务。
    高速路就是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北京丽泽桥汽车站,下车以后我和我爱人同时不约而同的说到,太好了,太快了,由于职业的原因我当时就对我爱人说,我如果能开着自己车,在高速公路上行走行走,那该多好啊。我老婆说;你做梦吧,尽想好事呢。听了她的话我只是淡淡一笑,如今这个梦想早已实现。
    如今全国各地高速公路四通八达,非常方便,但是公路建设依然存在许多不尽人意之处,修了再修补了再补,许多城市依然是堵声阵阵,我的车从来不敢去市里办事,怕堵。中国梦,公路梦。爱车奉献给公路这个我们大家的梦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实现。
                            
                               2013年9月16日

  
 
评论(共 5 篇):

  评论者: 张玉武

发表时间:2013-9-18 18:57:55

   

 

祝您及全家中秋节快乐!   

   

  评论者: 梁世忠

发表时间:2013-9-18 11:20:57

   

 

祝一旭及家人双节快乐!   

   

  评论者: 林年福

发表时间:2013-9-18 7:23:58

   

 

祝闫版主及全家中秋快乐!   

   

  评论者: 赵平虎

发表时间:2013-9-17 19:17:56

   

 

我如果能开着自己车,在高速公路上行走行走,那该多好啊。 如今这个梦想早已实现,恭喜恭喜。顺祝中秋节快乐!   

   

  评论者: 胡胜华

发表时间:2013-9-17 15:07:48

   

 

祝一旭及全家中秋快乐!   

   
   

共 5  篇,第1/1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24-7-19 10:58:00
Copyright © 2006 - 2024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