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多意性与立意交汇 权权诗一瞥    

发表时间:

2012-8-5 16:16:30 更新时间: 2012-10-24 3:45:31  更新者: 史黎晴

关键词:

战友文学    
作者: 范建   [这是对本篇第 3403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多意性与立意交汇

 ——赏读胡权权的诗《张望》

范建

 

    第一次读到权权战友发在空六军网上的诗《一张小方桌在古董店里向外张望》(以下简称《张望》),便有了眼前一亮的感觉。也有一种欣喜。我不认识作者,但却想说上几句。

    一首诗的高下,无论言志或言情,都在立意的高下。立意高,如人也长高了一截一样。权权的《张望》,立意高,意蕴深远,是首好诗。

    诗歌因了多意性,其诗下的“密码”也不少。每一个人都有他不同的理解和体悟。千人千面又千人千悟,甚至超过作者本人原初的构想也未可知。这是诗写的效果。比如,一个写过《无题》人,要是没有读过李商隐的《无题》,但读过的读者看后拍案叫绝,说这诗人就是“李商隐第二”,那自然是千悟的结果。也是诗写的多意性效果。

    权权的《张望》以我理解,多意性构成了他诗写的立意在于“怀旧和憧憬”的交相辉映。其立意高远就在“将国家遭到列强肢解后的重新复兴的怀想与感念”上。这种情思和怀想,或对友情和亲情;或对过往的军旅生涯,抑或还有其他的怀想成分。但仅此三点的多意性构思,便足以成为诗写立意的可能。阅遍全诗,作者最终都将此三点还原在诗歌的立意上。也就是说,无论何种怀想,都离不开国家遭遇列强肢解又重新复兴后的怀想上。

    诗歌起笔的拟人化,是方桌对椅子的情思。自然生动逼真。我们像是真的看到了小方桌那一双可爱而又活泼的眼睛。言语看似平淡,却见神奇。

   桌子留下的“刀痕”、“枪伤”、“焦疤”,那是战争或在军旅中留下的沧桑印记。他成了一个“浪子”在天涯的四处飘泊。忽然,他在“古董店”的门口张着一双企盼的双眼,寻找那些失散的兄弟姐妹。他们是本该在农家小院的,小椅子是留给大家喝茶谈天的,那都是他昔日的伙伴,可是,他们全无踪影,他们去了哪里?

    “古董店”是个象征,寓指上下百年甚或千年的时间长河。“一个诗人”不是确指,他有更深的含义。这个诗人同样想把离别而失散的“他”带回到“南京”。诗人为什么选取“南京”这个意象,因为南京是六朝古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是南京大屠杀的所在地。也是诗意的所在。那里留下了千古血泪和绝唱。具有丰富文化底蕴的秦淮河,留有多少文人墨客的“桨声”。更为重要的是,“南京大屠杀”所带给中国人的是抹不去的印迹。因此,点明“南京”不仅意味隽永,而且使作者的立意得到升华。

    如今,古朝古都已经变样了,不再是昔日被人宰割的地方。而是一个充满了田园风光的乐园。于是,他盼着那“黝黑的伙伴”在“鸡飞狗跳”的场面上出现。

    不管是因为生计,还是因为从军等原因的别井离乡,任何游子都有强烈的思乡情结。诗中的他又想到那平和的年月,亲人朋友在一起的时光。他们盼的是和平年代,那一个个最原始最钟情的岁月。他们不光谈天说地,他盼的是煮酒论英雄,是青瓷茶具所流淌出的数千年的古老文明,是葡萄架下那浓郁的经史哲、诗书画的笑声……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又发生在渐渐被人遗忘的今天,是多么发人深省!

    现代诗讲究意象和空灵。看来权权把握的很好。

    意象含而不露,常以隐喻为比,如同说话有时用潜台词,有点“王顾左右而言他”的味道。这是诗的独到魅力。诗中选取多个意象,像“小方桌”、“椅子”、“古董店”、“刀痕”、“枪伤”、“焦疤”|“南京”等,如同一个个画面,给人更多的想像空间。那小方桌张望的“眼睛”,那小椅子三三两两的围坐,那不咸不淡的说笑声,那牲畜的叫声和蹦跳声,所构成的田园风景和富有动感的场景都非常传神,给人留下美好和欢快的心情。

    空灵也是诗的作法,它叫人有一种朦胧的美意。如同入浴的女子,在朦胧的水雾里,让你想看而又看不清,而看不清,就愈想看。权权深知这一点,所以他能把一个个场面写的飘渺而动人。

    诗歌的跳跃性特点也不同于其他文学样式。《张望》从室内的古董店说到旷野的田园,从浪迹天涯的游子闪至失散的兄妹,从谈经说道转到鸡飞狗跳。一系列大跨度的时空错位式的文字组接,纵横捭阖,挥洒自如。权权的分寸拿捏的相当到位。当然,跳跃的片断错位画面,难免会给读者的阅读增加难度。

    诗歌的作法多种多样,毫无定法。这里说的只是一种。如果你喜欢诗歌,也可以这样,也可以那样,全由自己的喜好决定。再说,现代诗也不是一个模子。比如,很多人不以为然的“口语诗”,也有好的。它开门见山,直抒胸臆,但要是仅仅停留在“洗脸刷牙睡觉上厕所”上,谁都会觉得乏味。

    诗歌不像小说读起来那么轻松。多数不明说,而隐含在字词句中,让你去猜。去破解。这就需要仔细玩味。而猜和破解的最好办法是调动自己的知识积累、诗写积累和学养积累。这三个积累是读诗和写诗的关键。否则,你就是再三玩味也不得法。

    说到品诗,尤其对当下的现代诗来说,会有额外一层受累。原因是良莠混杂。一种是有些人故作高深,胡乱堆砌,让你云里雾里,不知所以。对此,你尽可以不动心思就是。而另一种受累则是必须的,对内涵意蕴已入佳境的好的现代诗,你要是真的喜欢,就需要调动你的积累。当你费尽心思,走入门径,便觉得有味,但还没有登堂入室,领会要领。于是还得再受劳累,一旦累用其极,就会恍然一悟,“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呵。”不信,你再看看权权的这首诗,会不会有这个感觉。

    我没有完整读过权权的作品,难免挂一漏万。说的不对,不听就是。

 

附: 

一张小方桌在古董店里向外张望

 

      文/权权

 

一张小方桌 古朴 敦厚,靠在

古董店的门口向外张望

像一个漂泊的浪人

身体上有明显的刀痕、枪伤

还有火烤过的焦疤

 

本应在农家的小院里

小椅子三三两两围在一起

喝茶、聊天、谈咸淡不一的生活

奔跑的鸡 鸭 猫 狗 再加

远处笨重的牛哞,轻巧的羊咩

 

失散了的兄弟姐妹

现在,不知都去了哪里

一个诗人要将它领回南京的家

给它重新安上青瓷茶具 在葡萄架下

从此,谈经论道 艺术生涯

但它一定还记得

与它一样黝黑的伙伴

和尘土飞扬里的鸡飞狗跳

 

(原载空六军网战友文学诗歌)

  

  
 
评论(共 34 篇):

  评论者: 史黎晴

发表时间:2012-10-24 3:45:31

  

 

哇!这么棒的大作今天才看到!佩服得五体投地啊!这样精准的分析与点评,让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真是受益匪浅啊!权权的诗非常独特和有意境,看《张望》时就喜欢,但只懂表面,虽然知道寓意深刻,可我只是一知半解。今天经范老师启发与点悟,再读此诗,真的走近了!万分感谢!   

   

  评论者: 范建

发表时间:2012-10-22 16:59:30

  

 

看来艳芳也喜欢诗歌。你能把战友的诗歌集纳汇编,非常好。也是热心之举。你的作品我读过,不错。谢谢你。   

   

  评论者: 彭艳芳

发表时间:2012-10-21 19:36:59

  

 

文学评论的作用真是神奇啊,再读才发现,古董店不是我曾经以为的那个古董店,小方桌也不仅仅只是一张小方桌那么简单,谢谢有你这样高水平的评论   

   

  评论者: 范建

发表时间:2012-10-21 1:46:44

  

 

谢谢一旭,把你的辛苦漏掉了.抱歉.谢谢你喜欢,谢谢你的鼓励.如能真的做到了你说的.岂不更好.就怕没做好呢.   

   

  评论者: 王吉辰

发表时间:2012-10-20 21:02:03

  

 

文字的魅力在于它的含蓄深远。如果口号式的喊出来就没有意思了。写的诗和赏诗的都有很高的意境。使人耳目一新。   

   

  评论者: 胡权权

发表时间:2012-10-20 15:51:47

  

 

承蒙战友们的厚爱,权权不胜感激。写诗自空六军军部大院始,一直至今。中间因为各种原因停了十年,一次,市文联征文获奖,又来了摆弄文字的兴趣,以寄托个人的情思。后作品开始散见于各种报刊杂志。在一次战友聚会上,得知我空六军有网,遂注册、贴小诗,小诗惊动网上战友,更有教授、战友评点,颇为感慨。愿我军网蒸蒸日上,战友情谊深重似海,诗文笔墨抒壮阔之豪情,为美好生活添光彩。愿与战友们一起交流学习,取长补短,长学识、增友谊。权顿首致谢!   

   

  评论者: 范建

发表时间:2012-10-20 15:41:13

  

 

寿清:虽不曾谋面,但早已知你.几十年前,在空军报上我是常常看到你的大名.那时你的报道频频见诸报端.佩服.才知你在今晚报,更增一份同仁的亲切. 你对文坛分析我亦有同感.现世浮华,文坛冷落.光顾的是灯红酒绿,哪有空灵的雅兴.即便有,可能就落入了现时年轻人嘲笑作弄的对象了.连名家也都弃文从商或关起来门来自闭.但也有坚守者不为所动,我行我素。不牵就不迎合新潮读者.在那里一根筋地孤芳自赏.或孤芳少赏。权权类新秀或是其中之一.这种现象别人不以为然,起码我是欣赏的. 我与权权有过几次短信交往,知他是个教师。即教书育人,又有这份爱好,这是最好的潜质.看了诗评他感动与否自不敢说,起码是外力于他增加了创作信心。这点尤其重要。想来他只要坚守这份有些人看来好笑的诗情,一定成功。军人出身的莫言就是一例.至今,尽管获得诺奖,仍有争议,对他说三道四,但他不改初衷的就是那份坚守自己的所想,让别人说去不管他! 想看到你更多的大作.祝好.   

   

  评论者: 杨寿清

发表时间:2012-10-20 11:42:48

  

 

胡权权是苏州人,供职军直通信二连。记忆中,他是个多才多艺的帅哥。小提琴拉得很棒,现在又写诗了,而且粉丝如此之多,甚为可贺。 想必,范先生的评论当令权权感动罢。只是,当下现代诗的没落与文学的整体没落是一致的。现代诗之所以如此不受待见,窃以为现时人们已经不能承受“乌托邦”式的浪漫之累了。在一个“现实主义”极端流行的社会,想人们去做那些“空灵”的畅想,只能是虚幻的呓语。权权能坚守诗情,范先生能力挺这份诗情,以文会友者幸甚幸甚!   

   

  评论者: 范建

发表时间:2012-10-19 16:49:47

  

 

也期待丽君更多的好诗.   

   

  评论者: 闫丽君

发表时间:2012-10-19 15:04:19

  

 

一篇高水平的诗歌赏析评论,给人一种赏心悦目、别有洞天的清新感觉。看过评论再细细品味诗人那寓意深长的诗句,真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仿佛把人带入了那个刻骨铭心、使人无法忘怀的年代。一篇好文,拜读。期待您更多更好的作品问世!   

   
   

共 34  篇,第1/4页 下页  末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18-7-21 21:33:04
Copyright © 2006 - 2018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