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 手机嵌入版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龚伟力 
部队: 炮2师   
部门: 6团5连、6团政治处 
职别: 书记 
电邮: gongweiliblog@sina.com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个人相册
致辞: 战友情,别样深。人生的军旅生涯,在一生中占有很大的分量。这分量,不当兵是掂量不出来的。空六军网,给战友们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在这里和战友相聚,非常高兴! 
所有篇目(共245篇)

标题:

亲历唐山地震(7)  

发表时间:

2017-9-5 12:54:24

更新时间: 

2017-9-27 1:18:26  更新者: 龚伟力

关键词:

龚伟力 战友文学 2017728  

  [这是对本篇第 571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实际上,就我当时看到的情况,唐山地震后除少数结构坚固的房屋(如前所述的唐山机场、唐山展览馆)外,整个城市的房屋基本全部倒塌,我所见到的是一片废墟瓦砾,尸横遍地,整个情况惨不忍睹。而我们的救援力量相当有限,当时能派出的部队除了我们空军(我们炮二师主要是救空六军军部和一些附近的房屋,而空38师、空24师主要是空中运输伤员到全国各地),陆军除了自救255陆军医院,主要负责人员密布的房屋的救灾。如:旅社、医院、煤矿等等。而大部分倒塌的民房,下面被压的人员是无力抢救的。由于没有救援工具(后来才运来一些挖掘机、推土机之类的大型机械),也缺乏救灾经验,同时也谢绝了国际救援,实际上能获救的希望很小。能幸存下来的,多数靠自救或老天眷顾。
     我的战友,我所认识的空六军的几个战友,有幸都死里逃生。记得那天,正当我在军部司令部废墟前了解救灾情况的时候,我的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接着就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一回头,看到一个小伙子正朝我笑。“小程,是你呀,你还活着!”
    小程叫程秀文,是我在空六军报道组期间一起学习新闻写作的战友, 我们在一起工作、学习、生活了10个月,他当时是军直通信营通信一连的报务员。地震发生以后我曾经念叨着这位战友不知道他是死是活,由于当时情况紧急不容你去打探,想不到却在这里以这种方式遇上了。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相问候,接着,小程给我讲述了他死里逃生的惊险经历:
     我住的是三层楼房,我住在底楼也就是一楼,楼房整个全部倒塌后被压在了最下面。我被倒塌的水泥板压住了骨盆处整个下半身动弹不得,但是我上半身可以动,手也可以动。后来我忍住痛,咬牙将下半身从水泥板的压迫下挪了出来,尽管磨破了皮肉也磨出了血,但是我挪出来了有了一个狭小的空间,可以稍微动弹一下了。天黑我就用手四处摸,后来摸到我床头的一个半导体收音机,我就打开了收音机,大概是听到有收音机的响声,外面救援的人就砸开一个洞把我给救了出来。
     听我小程的述说,我一拍他的肩膀说:好机灵呀!后来我才知道,救出小程的也正是我六团五连的战友。小程很开朗,在军报道组就是个活跃分子。2015年10月我到北京我们还一起见了面,说起当年报道组和唐山地震的事,他仍然是谈笑风生,风趣连连。自那以后直到现在,我们也还经常有电话联系。
     庆幸的不仅是小程,还有我们六团调到六军的王春波。就在那天,我在军部,也是在军部司令部的废墟前,我突然遇到了王春波。王春波原先是我们六团八连1971年的安徽合肥兵,是个干部子弟。我在六团报道组期间到所属各连去挑选报道员,我一眼就看中了他,把他调到六团报道组,跟我一起下部队采写新闻,去报社送稿件。我们在一起工作、学习、生活的日子里,我们之间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以后他提干,唐山地震前不久,又直接被调到空六军宣传处当新闻干事,和我就又是同行。他调走后我们没有见过面,这次我们见面,尤其是大灾之后,在这片废墟上见面,当然非常高兴,高兴的是大难不死,高兴的是又可以并肩战斗, 尤其作为同行。我们来不及寒暄,王春波见苏占平(由于都是搞新闻的,我们之前都认识)也在场,就说:军(王春波)、师(苏占平)、团(我)搞新闻的都在灾区现场,得赶紧抓一些新闻立即发出去!搞大的新闻通讯也行,写小的新闻特写也行,必须快!我非常佩服王春波,一年多不见,就成熟了许多,而且还刚刚从死亡边缘过来,就立即投入战斗,指挥作战,俨然一幅大将风度!实际上,几年以后王春波被调到北京空军秘书处任处长,随后不久又调任西安空军工程学院任副政委、少将军衔。在西安空军工程学院期间,2013年5月他还打电话叫我去西安玩,可是我由于当时正准备做手术也无法前往。待我术后2015年10月前往北京时,他又临时到西沙有公务,所以自唐山见一面之后(1994年我们在北京见过一面),以后很少见面。但在唐山地震那天,听王春波这么一说,我们非常赞同,于是我们来不及再多叙说别后之情,就立即分头行动去抓新闻去了。
     我四处奔波,采访了许多素材,由于地震后没有电,通讯全部中断,无法在唐山救灾现场发稿,要立即发稿只有将素材连夜带回去赶写赶发。于是经请示,我当天晚上(究竟在唐山待了几天我现在实在也记不起来了)就乘我们六团汽车连的解放牌大卡车(一路上有灾区群众搭乘我们的车离开唐山投亲靠友)回到天津六团团部。
团部在天津也是住在临建棚里,我就在临建棚赶写稿件,并立即送往各报社(包括《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空军报》、《战友报》、《天津日报》、《天津文艺》杂志社等)。记得《天津日报》的编辑们也是在抗震棚里面编写稿件,看到我从灾区第一线采写来的稿件,非常高兴,有些很快就刊登出来了。我甚至在天津远郊的北移民大队采访当年的知识青年,被《人民日报》刊登。记得我在地震时还亲眼目睹了一个小宝宝的诞生,写下一篇特写《震生的故事》,被《人民日报》采用。二师六团五连的战友在唐山地震救灾整整24个日日夜夜,此后又转战天津,来到天津造纸厂帮助灾后重建,我又赶赴天津造纸厂采访。期间,恰逢毛主席逝世,举国悲痛,我又赶写了一些诗词作品,发表在《天津文艺》上。
     唐山地震发生的1976年,作为基础团一级的报道组,正式刊登发表的新闻报道和文艺作品达360度篇,名列北京空军新闻报道第一名。这些,如今看来都如过眼云烟。
     如今,新的唐山早已建设起来了,一座新的城市矗立在废墟之上,一座唐山地震纪念碑也矗立在新唐山的中心,上面镌刻着死难者的名字,空六军有600多位战友在地震中牺牲了。
     唐山地震过去41年了,人们有没有想过,唐山地震为什么死了那么多人?其中,在地震预测、房屋建筑、地震救灾等等方面,有哪些经验教训?
 
                                                                                               (全文完)
  

评论(共 7 篇):

  评论者: 龚伟力

发表时间:2017-9-27 1:18:26

 

谢谢一旭、丽君战友!   

   

  评论者: 闫丽君

发表时间:2017-9-23 8:56:57

 


往事历历在目,画面不堪回首,把握当下幸福,开创美好未来!点赞!   

   

  评论者: 闫一旭

发表时间:2017-9-20 21:13:15

 

记住历史,难忘的回忆,宝贵的资料。   

   

  评论者: 龚伟力

发表时间:2017-9-20 3:27:34

 

谢谢魏欣战友!   

   

  评论者: 龚伟力

发表时间:2017-9-20 3:26:37

 

谢谢站长!   

   

  评论者: 魏欣

发表时间:2017-9-10 18:17:30

 

我是军部招待所救灾者24师教导队2中队的‘   

   

  评论者: 付根利

发表时间:2017-9-5 13:57:14

 

伟力的历史记述都是第一手资料,非常宝贵。   

   
   

共 7  篇,第1/1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18-12-10 17:12:29
Copyright © 2006 - 2018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