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在手机微信上登录空六军战友网,沟通微信和空六网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黄永富 
部队: 雷达3团 雷达6团 北空 
部门: 技术处、司办 
职别:  
电邮: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个人相册
致辞:  
所有篇目(共23篇)

标题:

两将军的生死约定  

发表时间:

2015-10-29 11:32:10

更新时间: 

2015-10-31 9:58:16  更新者: 赵平虎

关键词:

刘秉彦 旷伏兆 军网十年  

  [这是对本篇第 1423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2000年,原华北防司几位战友在编印《华北防司战友纪念册》时,选用了原代司令员刘秉彦的一篇文章《我与伏兆的生死约》。文字不多,抄录于下:

《我与伏兆的生死约》   刘秉彦

我们在19466月派任子木到平南支队当参谋长。他在剿匪战斗中被打中了腹部,但他不感到痛,用担架抬他到司令部。夜宿渠沟镇,村北有几家人的小村。任子木在我的右边,伏兆在我的左边。夜蒙蒙亮,我叫任子木起床,一摸他的手已经凉了,已死了很长时间了。草草收拾一下,葬在村外的荒郊。

“人为革命而死,我们的一生没带什么来,死也只能赤条条地走。”伏兆同志对我说。

“我们两个死了,一个埋在大清河岸,一个埋在永定河岸,仍然为三角地带的人民站岗。”

我面带严肃地说。

伏兆同志说:“那我们离得太远了。”他是随意说的。“如果是一个战役死了,同指战员们埋在一块,连棺木也不要,清风明月共一丘。”

“生死同穴,随时准备这样做。我们死后一定要埋在三角地带。”

“栽一棵松树,‘见树思人’嘛!”伏兆同志说:“好,就这样定了。”他以肯定的语气说。  你一言,我一语,还议论了栽什么树的问题,也是我们的共识。

栽什么树?一定要栽松树!

因为松树的自我牺牲精神是人们极其敬佩的。它对人类的要求最少,而对人类贡献最多。身杆是最好的木材,叶子可以榨出挥发油,脂液可以制成松香,细枝可以制成松节油,树身是纸浆的高级用料,粉身碎骨,无私奉献。它不畏严寒,与霜斗,与雪斗,挺拔有力,顽强成长,战胜一切恶劣环境,洋溢着乐观情绪。这种茁壮成长的精神,不怕牺牲的魄力,让人望而生敬。象一个革命者,粉身碎骨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永不屈服。

要什么松树?我们的意见是马尾松或油松。他的生命力最长,是最具纪念意义的。

伏兆同志谢世后,我赶到他家,同他夫人许更生和孩子们谈了我们的生死约,得到他们的共识。

我把伏兆同志的骨灰撒到大清河北的米家务村,只栽了一棵松树。

 (摘自刘秉彦《卓越的领导  高尚的品德——怀念老战友旷伏兆同志》第三节。见《旷伏兆征程集》第239—240页。)(按:2015年新版《征程集》第157—158页。)

 

《纪念册》编者附言:“旷伏兆同志是老红军,曾任空军副政治委员。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任冀中十分区政委兼十地委书记。与刘秉彦同志(时任十分区司令员)长期并肩战斗,生死与共。有关旷、刘两位将军的“生死约”,曾多次见诸报刊,广为流传,深受人民群众的赞誉。在收入刘秉彦同志这篇遗作时,编者曾亲往河北省雄县米家务村,去瞻仰、拜谒两位践约将军的陵地。在几棵松树掩映下,两块仅有三尺见方的墓碑和简要铭文,却向人们倾诉着老将军的高风亮节。老首长的光辉榜样,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他们的松树品格,将永远昭示后人。

旷伏兆于1996年6月在北京逝世,按照50年前的约定,81岁的刘秉彦回到雄县米家务,将旷伏兆安葬在这里。后来,写下了怀念老战友的文章:《卓越的领导  高尚的品德——怀念老战友旷伏兆同志》。文章被编入《旷伏兆征程集》,于1998年出版。是年7月,刘秉彦遂老战友而去,安葬在老战友旁边。

《青春之歌》作者杨沫,曾任冀中十分区《黎明报》编辑,是旷伏兆、刘秉彦两将军的下属。其女儿徐然,写了一篇《两位将军的生死约》的文章(附后),先后发表在《北京观察》、《北京政协报》、《羊城晚报》、《报刊文摘》、《人生与伴侣》、《现代家庭报》等多家报刊,得到广为流传。很多人深为两将军的生死约定所情动。

我有幸与刘秉彦有过极短暂的接触,曾负责过他的秘书工作。曾想什么时候,能去一回雄县,拜谒两位践约将军的陵地。

今年正是刘秉彦诞辰一百周年,河北省保定市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启动一系列活动——“铭记历史同心圆梦”,其中“生死约定——旷伏兆、刘秉彦将军百年纪念活动”, 2015年10月11日至12日,在雄县举行。我得到邀请,多年的愿望得以实现。

原华北防司战友马志清、梁义彬,曾在十分区的抗战老兵谢文儒,还有原航天部的陈怀瑾,我们一起结伴而行。

从十分区、205师到华北军区防空司令部,以至北京军区防空军、北京军区空军,对刘秉彦怀有深切情谊的人,就我所认识和了解的可以拉出一大串名单:刘喜勤、范一章、王振斌、关福才、李业军、杨振声、庄寿仓、钱学敏、杨悟宝,还有刘  鹏、刘光裕、李佩之、于克忠、杜镜秋、陈士珍、马克仁、马  达、刘绍文、张伯华、张建华、张  郁、邸军涛、王俊杰、赵  奇、蔡秉和、张家荣、边望远、迟禾昌、邵  武、吕德韧、丁中生、马书启、王新民、蒋书涵、刘树声等。

参加纪念活动的,有旷伏兆将军、刘秉彦将军后代,部下,家乡代表,抗战老同志后代代表以及冀中抗战研究会的同志。

活动内容,首先到米家务烈士陵园向两位将军和烈士献花,尔后参加百年纪念研讨会,观看开国将军后代合唱团的演出。

附:徐然《两位将军的生死约》

在中国随你走到哪儿,随你去问任何一个老人、青年、懂事了的孩子:看过哪些打日本的电影呀?

《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如果真有这样一次问询,人们脱口而出的必定少不了它们。称得上家喻户晓的这几部名片,大背景都发生在开国前被共产党人称为:晋察冀边区冀中军区第十分区的地方。

时光流如云烟。地道、地雷、鬼子岗楼、扫荡反扫荡,距我们已有50年。

1996年6月4日凌晨,旷伏兆(30年前的非常岁月,北京街头曾大书过“打倒旷伏兆”的那个旷伏兆)对公务员说:我难受,这一次(难受)和以前不一样。公务员迅速给保健大夫和秘书打去电话……

这一次是不一样。旷伏兆——这位生命历程极具典型的老红军、老八路,出生在江西永新,15岁参加革命,19岁加入中国共产党,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朝鲜战场上的常胜将军;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副政委、地质部副部长、铁道兵第二政委、中顾委委员——就在那个初夏的凌晨去世了。

6月6日,将军的亲密朋友,曾任七机部副部长、八机部部长、河北省代省长、省委书记的刘秉彦将军,到达北京金沟河1号。刘将军沉沉的握住了旷夫人许更生的手,问:骨灰怎么安排?他又说:你们不知道,我和老旷50年前有约定……

50年前的旷伏兆、刘秉彦是一对革命搭档。旷,十分区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刘,十军分区司令员。一文一武,他们便是指挥“李向阳”的那两员骁将。

十分区是位于平津保间的一个三角地带,北有永定河,南有大清河,包括涿县、良乡、大兴、容城、雄县、霸县、文安、新城、固安等15个县。

后来,历史便有了这样一组镜头:从那个遥远的秋夜,时间沉沉一跃50年,地点却仍是两位青年将军共同守护在参谋身边的冀中雄县米家务。虽然50年后回到米家务的刘秉彦已须发皆白!虽然此时到来的旷伏兆已是遗骨,他们却是忠实信守承诺——1996年6月10日,一位将军先于另一位,回到他们相约的大清河边站岗守卫了。

81岁的刘秉彦默默地凝视着无边无际的冀中平原。

“这儿放老旷,我以后和彩云(刘秉彦夫人)在那儿!”

司令员再一次信誓旦旦的与政委相约。

此前,旷伏兆之女旷平原打电话给我,告之以上噩耗。因为家父马建民抗战时曾任霸县县长,家母杨沫任冀中十分区《黎明报》编辑,正是旷、刘二位将军麾下的战斗员。他们却先旷将军而去。

我还在,就由我代替爸妈向旷伯伯三鞠躬。50年前两位将军悄声细语的生死约,我听到了。

写于1996年8月 北京

  

评论(共 4 篇):

  评论者: 赵平虎

发表时间:2015-10-31 9:58:16

 

好文章,支持站长收入军网十年征文。   

   

  评论者: 黄永富

发表时间:2015-10-30 16:51:15

  标题:加照片
   

  评论者: 杨小海

发表时间:2015-10-30 14:59:31

 

感动!   

   

  评论者: 付根利

发表时间:2015-10-30 2:56:06

 

领略老前辈的风采。谢谢黄老的文章。收入军网十年征文啦。   

   
   

共 4  篇,第1/1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18-10-21 3:57:57
Copyright © 2006 - 2018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