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 手机嵌入版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方华敏 
部队: 军直   
部门: 军务处 
职别:  
电邮: fanghuamin1957@hotmail.co…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个人相册
致辞:  
所有篇目(共84篇)

标题:

重回党峪---相约核桃树下  

发表时间:

2012-5-16 9:52:00

更新时间: 

2012-5-24 23:46:42  更新者: 肖伟强

关键词:

感恩.怀念 战友文学 xtl  

  [这是对本篇第 4829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相约核桃树下

    -----重回党峪

文/方华敏

     “来过,便不曾离开”,是我对党峪不舍的情结。

    北方的春日比南方晚,五月才是它的“人间四月天”。这不,它好像等候多时,待我踏过熟悉而又陌生的山道,走进党峪的怀抱,阳光变得明媚起来。

    沿着小路前行,眼前的景致让我迷失和恍惚。当年的营房、台阶、操场等,已被一排排的小树、庄稼地、牧羊场所替代,根本无法准确地判断军务处、保密室等那排办公室的所在方位,更无法寻找到打字室门前那棵令我魂牵梦绕的核桃树。

    依稀记得,二连、通信营所在方向的山坡上,是一号洞的位置,可以作为“标志物”搜索,以此来探寻军务处和打字室的坐标点。顺着山坡向上寻找,细碎的脚步,难抑心中的企盼。当我走过荒草离离,走过崎岖坍塌的砖灰瓦砾,在蓦然间,发现被砖墙堵住的一号洞口正默默地守望,用它深邃的目光久久地与我对视的时候,真的有了失而复得的欣喜。

    此时,回忆与想象变得清晰,青春岁月的甘苦交集在心中骀荡;四周的山色葱茏,树叶青绿,一切从虚空里复合,恰似这春光里的新花点点、枝枝叶叶的缠绕着微凉的心。回眸一笑,是对山中的那一抹深邃的感激。我知道,顺着那条山路往下“按图索骥”,便走进了曾经的繁华和那段已凝固的爱恋时光。

    首先找到军务处那排办公室所在地,往下便是首长居住的地方。向右往前走,便是直政处、干部处;向左往下就是收发室、机要室宿舍、打字室……

    在慢慢接近我的圆点坐标时,远远地就看到了打字室门前的那棵核桃树。清晰地记得,核桃树周边50米不曾有其他的树,一定就是她。而且那么苍老,老的都直不起腰来。黝黑的皮,裂开了一道道深纹,孤独地与周边的小树为邻,显得十分寒怆。然而,侧目望去,她却婉约秀丽,像一位经历了大富大贵的女子,已是高龄了,还透着骨子里的优雅;她又像一首读不厌的诗,已是经历了沧桑巨变,还是那样阳光夕照,富有新意。当她与我熟悉的目光相遇,我分明感觉到她不可言说的凄凉,也感觉到她干枯的树枝,像手指一样,向我传递着过去与现在单纯的情思;刚刚冒出嫩叶的眼神,像点化过的诗经,照佛我的脸上,洒下的又是彼此怎样感恩的目光?

    我在打字室的地基上站立许久。那些温暖的往事,早已被时间浸蚀,随风明晃晃地撒落;那些安放于此的美好记忆和青春梦想,芳菲的年华,困绕的心结,恰似这古老的核桃树,把皱纹刻在了自己的额头。除了四周疯长的野草,是恰好的寂寞。然而,人生如梦。梦里梦外,落英缤纷是要用心去感知去触摸,才能够把握的。这里除了熟悉的味道和气息,还有就是自己的心了。在我的眼里,过去的一切并没有随光阴融化,军部旧址也没有被风化而消泯于今天,一切都原样地留在这里。且从来没有任何时候能让我与过去的人和事贴的这么近,看的这么真切,就像一条细细的回忆长廊,绵长而悠远;那些见了的,未见了的人;记得的,不记得的事,都感感念念地纷至沓来。

    是的,我是来与年轻的自己相约的,也是来倾听核桃树窸窣地诉说。

    山里的时日缓慢。春风荡漾,我们还穿着棉衣或者厚厚的绒衣,“五一”会餐,我站在大灶门前,看着秃秃的山峰,遥想家乡的花早盛开了,心飞向远方;夏日在这里听不到蛙声,鸟鸣也微弱,远没有故里的夏天那么热烈,这山中的速度恰好契合我性格和缓的速度;只是门前的核桃树已枝叶繁茂,蓬蓬勃勃,就像我们一样的年青,尤其是它的叶,宛如女孩子一头光泽的头发,秀美油亮。它巨伞般整个罩住了打字室的门窗和屋檐。下班后我坐在窗前对着它出神,心里柔软起来。有时细雨来临,一颗颗,如粒打落,空气丝丝清凉,弥漫着叶的清冽之香,满满的,淡淡的。夜晚,我们熟睡了,它还醒着。秋后的一束阳光,从西窗探过头来,照在我和小戴的脸颊和打字机上,我俩会心的相视而笑;阵风从山坳里吹过来,也吹落了核桃叶如剪的青绿,明黄的细密的叶脉轻涂浅黄,如线如丝,晕退而去,心微凉。然而,那落叶却是为了生的,不是凋零……丰收时节了,橙黄的柿子、苹果已招摇地挂在树上,山上屋后的山楂树影婆娑,一簇簇红果燃情而妖娆;层层梯田盛长着的玉米、黍子成熟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军人,已真实地抵达了山里人生命的本真和精神故园的深处。冬天走过来,我们升起取暖的炉子,那飘在空中的袅袅烟雾,像是一串串的问号,顺着核桃树秃秃的枝干逶迤飘荡在空中,幻化为山沟里一幅幅大小的写意画,构成冬日里最美丽的图景。

    在相倚核桃树的四季里,我无数次地凝视首长、干部、战士等间或地来往于核桃树下;那情景储存在我脑子里,像一帧帧黑白图片,熟悉、清晰、亲切。打字室与卫生所相邻,总能闻到淡淡的药味酒精味,小鹿姐每天都要从核桃树下来回走过;闲暇也会笑眯眯地与我们说着话,她合体军装配上白大褂特别好看,她没有烫过的头发却顺顺溜溜,戴上无檐帽,既有军人的英气,又有女人的妩媚;还有小谷、小李、小张等等,她们年轻的面容、盈盈的笑脸和甜甜的声音都是留在我心底亲人般的美好;往左依着台阶往下走去,便可见到段副军长的夫人李阿姨,她和蔼可亲,大大的眼睛流露出对我们无限的关切;再往前就看见宋副参谋长的夫人张阿姨在精心做着刀削面,她是湖北人,却能做得拿手山西菜,是值得敬佩的贤内助;顺着向前下台阶向右,便是我们大灶的饭堂吧,那里站着小车班、大车班、公务班等着吃烙饼的战友们,那期盼和高兴的神情,像过节样的开心;大灶的门前似乎永远都停着解放牌大卡车,还有草绿色的大小吉普。

    在相倚核桃树的四季里,我无数次地坐在窗前,默默翻阅《空军报》、《战友报》,细读喜爱的文章,摘录喜欢的句子;有意思的是,不记得是怎样获得了作战参谋赵建恒、保密员小郭的诗歌集,欣喜地誊抄了满满一小本。他俩都是沈阳人,73年入伍,经历地震。特定艰苦环境浸润的人,他们的笔尖并没有颐指气使的剑气情调,闪动的是平和之光和浪漫气息。“手接红霞,移足践绿沙……”;“春日桃花两岸红,夏长荷花满池中,秋风丹香飘万里……”,这些诗句一直熟稔在心。从诗中我嗅到了党峪山间的清新,大地的质感浮动起来,这些诗意情怀和四季更迭的美景带给我沉醉和美感。或许今天我能用文字诉说灵魂,接受文字的淘洗,那颗缘分的种子,就种在今天站着的核桃树下吧。党峪生活同时又是朴素平淡的。闲暇,我也做手工活,记得我用每月6元的津贴费,积攒买了黑色的毛线织成两件毛衣邮寄给外公外婆,换回的是一种清贫中的亲切和满足;那时部队虽然没有手机、电视、电脑、网络,平时的业余生活精神生活却是如此充实和丰富多彩。

    忘不了三十三年前的那个暮秋,我们从党峪搬至丰润。离开的那个前夜,我不无寂寞地独自站立在这棵树下。卫生所后窗的灯光透出,洒在叶片上微弱惨白的光,像极了雪花点点,倚附枝叶上的应该是我的心言心语吧,只至今日,还能回味起当时悲切的心情。

    今天,我站在核桃树下再叙似水的流年,有着盈盈的浅笑,更有着伤怀的美丽。然而,对她的依恋和真挚的感情,抵得过时间、距离、生死、聚散。只是这样的爱最伤情。是的,爱上这块土地和这棵核桃树,我会用一生来珍惜和缅怀。

    转身回眸,心还在幽深的情意里去意徘徊。原来,来时的热忱和离去的悲伤,感觉是不一样的。我还会再回来继续我的梦吗?

    从打字室背后方向走去,翻过小片苗圃树林,就是新建的“7.28”烈士纪念碑。我放慢脚步,轻轻地,静静地,别是惊醒了他们的梦。那些镌刻在碑上的名字----空六军的军人和家属。我记住了那个孩子的名字,他是36年前的新月未升起,就被陨落的星星啊,他如花的生命和幼小的灵魂在党峪归于尘土。在这里,似乎还能扑捉到这些永不归来的魂兮,还能感觉到悲痛的气息。是啊,他们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像墓地四周盛开的一朵朵小百花,阵风吹过,悠悠地淌着泪。

    冥冥之中的神祗残忍玄妙。我在这个春日的下午驻足、注视、遥想当年的悲惨,体验着令人心痛的感觉。

    隔着厚厚的石碑,隔着遥远的时空,隔着数不清的苦涩的日子,我多么期盼他们能够悠然醒来,对我颌首微笑,轻声问我,女士贵姓?今夕何年?……

    在此,我以深深地哀伤悼念长眠于此的军人、军人家属和可怜的孩子。

    党峪,有着从唐山大地震里走出绝后余生的军人无处安放的哀伤;他们对生命意义和这块土地有着更为深沉的表达,杨刚说:从地震废墟里爬出来的灵魂,是绝版的战友。它因此超越了地理位置本身而成为了在这生活过的军人的第二故乡,它以游离于“地震棚、简易房”以外的广阔内涵,在各地之间扬起无法忘怀的故事。

    走进党峪,我可以是军人,也可以是主人!

    这种快乐,无以所及!

    这种悲伤,无以所及......

                                 沿这条小道走进就到党峪曾经的家

 

                                        一号洞已被砖墙堵住

 

                                文中那棵阳光夕照富有新意的核桃树

 

                      毛叶宁说,这块核桃树下的石头很珍贵,把它带回南京

 

                                   

评论(共 33 篇):

  评论者: 肖伟强

发表时间:2012-5-24 23:46:42

 

看过姚念龙《鹊桥仙 核桃缘》——读方华敏《相约核桃树下》,回过头来读这篇回味年轻时军旅生涯的抒情散文,温馨感人。


   

   

  评论者: 魏凤江

发表时间:2012-5-21 9:13:16

 

噢!写的真好。这篇文章勾起了我们很多深沉的回忆,把我们带回了那段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谢谢华敏小妹了。如果还有照片多传上几张。   

   

  评论者: 姚念龙

发表时间:2012-5-20 23:48:16

 

      鹊桥仙 核桃缘

——读方华敏《相约核桃树下》

 

夏初春暮,魂牵党峪,千里迢迢寻梦。

三十年后再相逢,又找到许多旧影。

 

核桃树下,窸窣倾诉,一段笃情暗定。

璞石含玉带金陵,就权作姻缘凭证。

 

          2012-5-20

     

   

  评论者: 王泰乐

发表时间:2012-5-19 17:20:26

 

相约核桃树下.这名字起的就好.哈......嫂子手里的物件老姚猜对了吗?老毛真的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的帅   

   

  评论者: 刘祺云

发表时间:2012-5-19 11:53:21

 

     故地重游,感慨万千!   

   

  评论者: 林年福

发表时间:2012-5-19 11:24:43

 

华敏文章写得好!不了的军旅情!   

   

  评论者: 姚念龙

发表时间:2012-5-19 7:27:34

 

老毛抱着一块党峪现在的石头,华敏拿的哪是啥呀?不会是当年定情的信物吧。哈哈!   

   

  评论者: 党汉岭

发表时间:2012-5-18 20:43:29

 

六军好!六军网好!党裕好!华敏的文章好!祝华敏全家好!   

   

  评论者: 武戎

发表时间:2012-5-18 15:28:17

 

故地、幸福地重游。一定是浮想联翩吧,好幸福的感觉,从你的脸上就看的出来。   

   

  评论者: 董联华

发表时间:2012-5-18 14:49:54

 

哈哈哈  你又把我们带到了那个盖满简易房,长满山楂树、核桃树的大山坳里了,可惜照片太少了,你讲述的这棵核桃树我也很有印象,你们捡到了石头也不说扔一块过来。   

   

  评论者: 王洪志

发表时间:2012-5-18 10:39:38

 

         只有当过兵的人才有这种情结,才有这种诗文。当兵+战友=万岁!   

   

  评论者: 闫民校

发表时间:2012-5-18 10:30:58

 

只因在此当过兵,才有一生不了情。才女的文章总是如纱似锦,回味绵绵。
   

   

  评论者: 张佩民

发表时间:2012-5-17 23:12:21

 

难忘的记忆,感人的文章。   

   

  评论者: 王进乐

发表时间:2012-5-17 21:37:55

 

华敏:文章写得真好!

党峪生活、工作的地方,一生难忘的地方。    

   

  评论者: 田万福

发表时间:2012-5-17 17:01:43

 

六军的才女,又发表了篇感人的文章!   

   

  评论者: 徐同联

发表时间:2012-5-17 12:50:04

 

    唐山大地震当天,北空刘光峪副司令(当时军长在机场指挥飞行运送伤员)见我满身是血,两条腿带血肿的老粗,头上还在流血,绿裤头变成了红裤头,非要送我到机场上飞机去医院。
   我当时身边只有宣传处张日宣付处长遗留的小女儿和我儿子。曾虹还在路南区学校没回来,电影组和宣传处的人一个也没挖出来,我不能走。让儿子扶我去办公楼继续救人。
   第三天我才去党峪,在党峪为地震遇难战士们开追悼会,为毛主席周总理开追悼会,大冬天下着雪去遵化买做花圈的纸,212小车几次出事故侥幸我没受重伤。
   党峪是震后六军的指挥所,是幸存者的家。是人生最痛苦,最难忘的一段历史,你能写,可以写很多故事,是常人见不到,遇不到,更体会不到的一段人生。   

   

  评论者: 马剑波

发表时间:2012-5-16 23:36:39

 

我是77年到党峪多想再会去一次那里有我们血、汗、泪、有我们青春,有我们一生忘不了情结。谢谢
你让我又回到党峪,让我仿佛又回到战友们的身边。   

   

  评论者: 姚念龙

发表时间:2012-5-16 22:56:31

 

华敏,你和老毛啥时候去的党峪,那里可是你们的幸福起点,应有你们太多的幸福回忆,老毛还是那么精神,向他问好。   

   

  评论者: 苗莉

发表时间:2012-5-16 21:30:39

 

好文章!图文并茂。   

   

  评论者: 龚伟力

发表时间:2012-5-16 20:42:21

 

华敏:每每读到你的散文,发散着一种清新,渗透着一种娟秀,还饱含着深深的眷恋。这棵伴随你多年的核桃树,像久别的情人,令你感慨良多。这就是你,你的情思,你对那军旅思恋的情怀。另,第一次见到你和你先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难怪有那么漂亮有才气的女儿。谢谢。送上远方的问候。   

   

  评论者: 费金鑫

发表时间:2012-5-16 20:27:58

 

人靓文靓!
2005年在杜姐家的婚宴上与毛兄见过一次,7年了,毛兄依旧还是那么帅呀!
祝福富有新意的核桃树!
祝福核桃树下的石头回家!
祝福毛嫂毛兄全家幸福!
   

   

  评论者: 胡胜华

发表时间:2012-5-16 17:47:35

 

华敏,文章写的好,的确军情终生难忘。我是70年在六军军务处打字室的,九月去第四军医大学学习了。只是后来分回上海了,如再分回六军,我们就会认识了。   

   

  评论者: 方华敏

发表时间:2012-5-16 17:13:26

 

谢谢吉辰大哥的关注和富有诗情画意的留言。
效勇战友你好,谢谢你的留言,我记住了。你的文章写的好,有张力,给我很多启示和教益。
均光战友:你的文章我每篇都细读过,是水准很高的文字,给了我美好的记忆和良好的启迪。谢谢!记得你多次说过要回党峪,我与你一样,也是念叨多年才得以成行。愿你早日完成夙愿。
再次谢谢大家!
   

   

  评论者: 张均光

发表时间:2012-5-16 16:31:51

 

拜读了,好文章!总想回党峪大官屯看一看,带上妻子和女儿,几十年的愿望一直没实现,几次擦肩而过就是没机会。还记得满山遍野的苹果、梨、核桃、杏子、酸枣、柿子、松仔、野葡萄、野韭菜。。。。。。我的青春和最美好的梦想永远留在了那个难忘的山沟沟。要回去的,要回去看一看!   

   

  评论者: 叶效勇

发表时间:2012-5-16 13:00:40

 

华敏战友:你好!
    你重回党峪,引领了我回望的目光,感到特别亲切。尤其看了你的文章,那些照片似乎就成了灵动的画面与场景,果乡的秋色美得让人垂涎,我仿佛能嗅到核桃、山楂、苹果、柿子的味道。尽管在那的日子不算长,但印刻在心里的欢乐与美却能相伴一生。谢谢你!   

   

  评论者: 王吉辰

发表时间:2012-5-16 13:00:03

 

来过,就不曾离开。
呆过,何尝忘怀?
同样的情思。
同样的依恋。
说不上甘甜。
也说不上苦涩。
不同的回忆。
不同的述说。
山沟
山洞
小路
小花
野草
且听:
军机处邓大人帐下的的美女
动听描绘。
好象是一幅画
好象是一首歌。   

   

  评论者: 方华敏

发表时间:2012-5-16 12:35:40

 

玲玲你好!看到你来真的很高兴,你一定理解我们这一代人的感情。和平年代却生活在艰苦环境中,对人的历练不能不说终身难忘。
新源战友:你说的对,三十多年一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中。
小鹿姐:你看到了啊,嗯,是的,你有永远年轻的容颜。
郭参谋长好!我知道张阿姨走了,民义姐告诉我了,心里难过着。在此也祝福宋副参谋长早日恢复健康!
罗政委:谢谢关注。我念叨去北方多年,一直没有机会,这次完成夙愿了。在唐山待了短短的时间,遗憾留给下一次。
再次感谢大家的鼓励和关注!
   

   

  评论者: 罗永志

发表时间:2012-5-16 11:51:11

 

    谢谢你的好文章,祝福您和毛检察官还有你们的宝贝女儿幸福美满,你们没有去看看唐山部队的遗址吗,还有没有痕迹了啊?   

   

  评论者: 郭俊

发表时间:2012-5-16 11:48:23

 

我79年到党峪,然后到丰润。你提到的宋鸣副参谋长心脏刚放三支架,精神尚好。张阿姨今年四月不幸去世,我们几位处长一起送她最后一程。党峪是我们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也是终生难忘的地方。你写得很好!纠正一个字,职政处应直政处。   

   

  评论者: 鹿向丽

发表时间:2012-5-16 11:46:27

 

    华敏妹你好,看了你这篇博文,让我无比的激动,你细腻地阐述了那里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我从那里上军校,毕业(提干)以后又要求回到那里,开始了酸甜苦辣的人生......;靓妹帅弟天生的一对!!谢谢你!!   

   
   

共 33  篇,第1/2页 下页  末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18-12-19 3:22:21
Copyright © 2006 - 2018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