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 手机嵌入版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曲先庆 
部队: 雷达33团   
部门: 军教连、指挥连、多伦连、丰宁连、政治处、四方山连(二连) 
职别: 二连指导员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个人相册
致辞: 草原给我们以宽阔的胸怀,奶茶给我们以浓香的友情,风雪给我们以坚强的意志,军旅给我们以难忘的记忆。 
所有篇目(共275篇)

标题:

我的草原,我的团(四) 我的山头,我的兵  

发表时间:

2011-8-25 20:59:58

更新时间: 

2012-11-25 8:45:00  更新者: 牛朋玺

关键词:

回忆录 四方山 ld3381xm  

  [这是对本篇第 5986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我的山头,我的兵

 

左一 王学刚  中上 张志增  右一 田忠和

     8月3日早上,就要离开锡盟了,发现摄影包还落在张志增同志的车上。7点左右,志增送完包开车往回返。在路边,我向他介绍说:“这是沈空运输团的陈团长”。张志增立即停车,开门下来,急向前几步,在准确的条例规定距离时停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首长好!”随即两双大手热烈相握。早餐的时候,陈团长对我说:“你这个四方山的指导员不白当,你们连的兵素质高。你看这个司机,离开部队多少年了,见着指导员介绍的客人,军姿还是那么标准,还是那么有礼貌”。我说:“当年这是个能干活,能淘气的兵”。陈团长不假思索,条件反射般的接着说:“带兵就带这样的兵!”

    他这一句话,把我的记忆时针拔回到了1986年。那时我刚到连队时间不长,团里“特供”两个兵,一个叫魏波,另一个叫张志增。魏波是85年长沙兵,“名震”张家口后,来了二连。张志增是86年兵。军务股长是我的沈阳老乡,73年兵,刘振海同志。趁着开会之机,我去找他:“你为什么接二连三的往二连送些刺头兵?”此时,我的语气已忘记了他当年对我照顾的情份啦。刘股长倒是聪明:“这是许政委让这么办的。政委说:‘把魏波放到二连,让小曲去管他’。你要有意见,去找政委说吧。”

    这两个兵都是大个,都在1米80以上,魏稍壮,张稍瘦。有时全连都在训练的正课时间,连部办公室的门偶尔会被敲响。一个响亮而熟悉的报告声被允许后会嘻嘻的进来。“指导员,再求求你吧。”“不行!上次不是说好了嘛,下不为例。”“行行好吧!我听话,让干啥就干啥还不行吗?就再来这一次吧,啊!”说着,就走到56式半自动步枪跟前,拽着枪带看着我。当我说:“就这一次吧。”他会乐呵呵地凑到我桌前:“指导员,开开恩吧,把手枪也再借我玩一会吧。”这就是我记忆里印象最深的魏波。

    好象他来连队后,工作让他随便挑。先是到警卫班,站了几天岗;又想当炊事员,做了几天饭又想去放羊。没事时就来找我吹:“指导员,我刚才看到一只大火狐狸,赶紧把枪借我吧,我打只狐狸来给你。”过半天,狐狸没见着,一梭子子弹倒是没了。偶尔我高兴了,也会满足他的要求,把我的手枪借他玩玩。但子弹可不能象步枪那样随便用,因为团里给的少。

    86年底或87年初,突如其来的一场狂风夹着大雪,把我们连队的羊刮跑了一半。二百多只羊一阵风就没了,可吓坏了放羊倌杜建兴和魏波。两人向连长和我保证,一定要把羊找回来。一把冲锋枪和我的一把手枪陪着他们,俩人在雾一般的白毛风中消失在了茫茫的雪海里。24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动静。48小时过去了,还不见人影。这下我和连长张永生同志傻啦。二百多只羊丢了,已着实令人心痛,如果再搭上两个鲜活的生命,那可就不只是心痛的事啦!蒙古牧民好酒,每次大雪之后,有人酒后躺在雪里,一小会儿就被冻没命的现象时有发生。我心想:建兴和小魏,二天二夜没吃没喝,在漫天大雪里……..不敢想也来不及多想了。“小张,把车准备好,咱俩找人去。”“是!指导员,不用准备,随时可以出发。”兵,平时可以稀拉;但战时必须能顶用,能拚命。这就是二连的兵。

    小张开着解放30车,顺着风向,下山而去。这车前后加力,前两轮,后两排四轮,拱雪是高手。小张开车更是雪地老手。大约个把小时光景,前方隐约见到像是有黑点。再鸣汽车喇叭前行,听到了枪声。“指导员,那肯定是咱们的人。”“是吗?你给我快点开,往死里开,快!快!快!”(写到这,我的泪水止不住了。暂停!)他俩停止了向天鸣枪,跪在雪地里,同时张开着双臂。我们四人抱在一起,啥也没说,哭成了一团。

    这两个英雄的战士,不但勇敢,不但负责,还很机智。他们顺着西北风刮的方向去找羊,打听到了收养我们羊的牧民家在哪儿。夜色中回连报信时的枪声惊得牧民的狗吠,他们被蒙族老乡收留了,在极度饥寒的情况下得以食暖和休养。

    要把羊从70余里外的雪地里运回来成了难题。关键是要有会骑马的人在半途接转,用人工往回赶。连队骑术最好的是张金宝同志,84年太原兵,时任警卫班长。可不巧的是,这时他感冒高烧,38度多。没等我们说,也用不着我们说。他脚穿着骑兵的大毡靴,头戴大皮帽,身着皮大衣,背着冲锋枪,骑着骆驼就要走。我说:“金宝,你发着烧,别去了,换别人去吧。”“指导员,你说啥呢!这时候我不去,那还行哩!发这点烧算甚?”干部战士们都争抢着要去拉羊,记不很准到底都是谁去了。也不用记,应该说是整个二连的人,用忠诚与热情把二百多只羊找了回来。当我和小张把最后一车羊运回连队的羊圈时,正好是半夜两点。车刚好停在山头厕所的位置,就没油了。连长带着大队人马在迎着我们,魏波激动的喊了句:“指导员万岁!”全连跟着就喊起来啦。我赶紧制止。“老曲,(王)宝龙他们炊事班已经把饭做好了。咱们喝酒去吧。”“走,弟兄们,喝酒去……”

    因为前任的连长和指导员给我们留下的羊多,所以二连是相当富的。喝酒,不差钱。高兴之时也不差醉。醉醒之后更不差胆。第二天醒过来,我和连长一商量,把报务班长王学刚叫来:“你按去年闫民校在时发的那个电报,往团里发。再加一句,我们准备关(雷达)机,并把全连拉下山到团里待命。”团里很快就答复了:“命令指导员曲先庆立即到团里报到。”

    一场大雪,不但刮跑了我们的羊,还封死了进出四方山的要命处——大梁岗。早就向油运股反映请求需要过冬的汽油了。突如其来的大雪,让你有油都别想送上山。王振坤股长也知道事情不妙,几次打电报让我们车过大梁,到阿巴嘎旗去接团里送的油。我们回报:“车已无油,开不到阿旗。”因几次与油运股电报往复无果,我就和连长决定发个惹祸的报吧。其实团里知道我们各连的小九九,哪个连长、指导员也不敢把汽油用到一滴不剩。二连有桶汽油,我把它叫做“阑尾炎”油,意即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动的。万一出个急病“阑尾炎”时,好送人下山手术时再用。

    张志增开着30车过大梁,那是真叫个险呀。大梁岗,夏天好天气时过它,车都得左歪右斜,打着醉拳似的爬来爬去的折腾。冬天雪路,几乎没人敢开车过它。我们这小张可是胆大点子多,他把车倒着开,用倒档把车左拐右拧拱上去,慢慢的掉头,缓缓的往下开到平地上。

    这个兵啊,当初是因为新兵时比较调皮才分到二连来的。他在山西老家时就开过车,来连队后,司机班长李秀和说他不但开车技术好,还会修车。行了!这样的兵,就不用跟车了,“单飞”。二连车多,大小四台,四个司机一人一台。在山头上,连长和我说了算。

    好不容易到了团里,按惯例我们这一级的“首长”是不到灶上吃饭的。我知道发的电报惹祸了,这次就胆突的领着小张到了许政委家。邢大姐做了一大桌酒席在等着我俩。她热情的招呼我,许政委可毫不客气,进门就是大声的训斥:“你这个指导员,太不象话了。你敢把(雷达)机关了还可以,你敢把兵都给我带下山来试试。你要反天啊!”政委当主任时,把我要来当干事,我从没惹他生过气。不过这次我的火还没地方撒呢,就壮着胆和他理论起来了。“老许,你干啥子嘛?小曲他们累一天了,连饭都没吃,冻的那个样,你有话能不能吃了饭再说嘛!”邢大姐这一嚷嚷,一下子就把气氛给缓和下来了。她说这话的那架式,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席间,政委跟我说:“王股长那人不错,明天你们见面就别再追究谁对谁错啦。”

许政委夫人邢大姐

    第二天装油,毎个油桶都少那么一点没装满。这让细心的张志增发现了,他拿起扫把追着加油的小战士打。恰被王振坤股长撞见,他把那个小战士训了一顿:“二连那么远来一趟不容易,你怎么不加满呢。”

    年前,连长张永生带车到团里去送羊。股长毎家半只,部门以上领导每家一只。老张回来对我说,油运股王股长说啥也不收咱们连的羊。他说:“你们二连的羊我可不敢要,我惹不起你们……..”

    20年后的2007年秋,在北京大雅宝空军招待所,我们团聚会。我和张永生同志主动过去给王振坤老哥敬酒。今年八一再见于锡盟时,我们热情相拥。他的孙子一声“曲爷爷好”,把我叫的感慨万千…….

 

王振坤股长

    去年夏秋,刘振海兄嫂让儿子张罗,把我们几个77年小兵招到家里,盛情款待。席间,我说:“嫂子,在二连时刘哥给我找的麻烦,等你孙子长大了还吧。”刘哥说:“儿子,去,你曲叔没喝好,敬酒!”

    军务股长刘振海兄

今年8月2号,在锡盟葛根敖包酒席上,刘哥说:“你得感谢我。你看你二连来了多少人。是我给你派的兵好,把你给锻炼出来了。”

  “八一”上午,锡盟歌舞团演出的最后一个节目是女生小合唱《妻子》。当歌到尾声时我自觉不自觉的转头去找邢大姐,我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着,突然发现王胜政委和许政委正在注视着我,许政委同时在点头示意我。虽然几十过去了,但这些目光再熟悉不过了。赶紧小跑过去,还是那耳熟能详的四川话:“一会演出结束,我们团里和军里的领导上台去和演员握手致谢。像,你来照!”“好的。放心!”

    昨天,刚见到张志增,他就对我说:“指导员,咱们明天回趟四方山吧。那里的路可好走了,来回3个小时的路。”我一惊:“你说什么?”小张解释说:“你不是在网上说要回趟四方山嘛。这次我特意开了台吉普车来,前天跑了一趟,给你探个路。咱们连队保护的还不错”。

    这就是我的兵,多少年过去了,说话,办事还是当年那个样!

 编辑:彭艳芳 梁世忠

 

  

评论(共 43 篇):

  评论者: 牛朋玺

发表时间:2012-11-25 8:45:00

    曲指导员,又认真的的看了一遍博文和回帖。又一次被感动!另,“我的地盘,我做主”不是我说的,是借用人家的广告语。   

 

  评论者: 曲先庆

发表时间:2012-11-25 8:10:39

转眼一年就这么过去啦,真是个快呀!一年后才回复爱国兄、文秀、伟力兄、进乐兄,实在是抱歉得很!
这篇小文能够了爱到大家的喜欢,与艳芳的编辑工作紧密相关。再次致谢!   

 

  评论者: 彭艳芳

发表时间:2012-11-24 15:18:52

我今天终于明白了,你发的那个惹祸的电文全文应该是这样的:“我连水尽粮绝,没有油可以不吃饭,机要取不回如何作战。我们准备关(雷达)机,并把全连拉下山到团里待命。”前半部分是抄袭闫师傅的,后半部分才是你创作的,怪不得惹祸了哈。   

 

  评论者: 王进乐

发表时间:2012-3-1 20:17:27

感情啊,难忘啊!   

 

  评论者: 龚伟力

发表时间:2012-3-1 18:08:43

我的草原,我的团!我的山头,我的兵!写得好!   

 

  评论者: 张文秀

发表时间:2012-3-1 12:58:30

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在四方山!有机会真要去参观学习一下!   

 

  评论者: 林爱国

发表时间:2011-11-25 12:14:34

曲指导员,一篇《我的山头,我的兵》很感人!见文字功底,见战友真情,见部队生活!   

 

  评论者: 曲先庆

发表时间:2011-9-2 12:51:07

谢伟强兄夸奖。你在武海亭老师写徐阿姨的藏头里回帖的诗我看了。伟强还是大诗人,这可不是浮着夸。那首诗非常有意境。以后常诗它点东西上来热闹。
玉武兄,多日不见,这几天心里盘算怎么了老哥?祝好!   

 

  评论者: 张玉武

发表时间:2011-9-2 11:31:19

  写得好!印刻心里的真情!   

 

  评论者: 肖伟强

发表时间:2011-9-1 22:29:05

英雄连队里的优秀指导员,不愧为凝聚官兵精神的掌舵人。   

 

  评论者: 曲先庆

发表时间:2011-8-31 22:00:45

老师,自架车到那以后可能不让景点里进了。据说是今年开始令。咱们开车到那后,可以再租车。他们的政策是:只准他们有所谓通行证的车进。我八月份去时,已听这么说了。今天郭天海同志又打听行家,也这么说的。
咱们两边你统一定下行动时间、集合地点。见面后听按你的安排行事。我这边人员定下后即告。   

 

  评论者: 刘祺云

发表时间:2011-8-31 21:26:03

先庆:
    我们只是参考他们的创作路线而已,看来他们每天晚上都是住在军马场,说明拍摄的景点就在军马场的周围,可以按照他们的景点去打听,我们还要自驾车前往的,要不怎么去找你们呢。   

 

  评论者: 曲先庆

发表时间:2011-8-31 19:02:38

老师你好,费心了。你是否参加该团?每人费用是多少?情况将与其他影友通报。   

 

  评论者: 刘祺云

发表时间:2011-8-31 17:01:47

金秋坝上摄影创作采风团
创作时间9月18日-24日
D1(9月18日):北京全天报到,报名地点再行通知。晚上坝上景点介绍、摄影作品演示。宿:北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2(9月19日):早餐后赴坝上,中午围场午餐;下午十里画廊、八十三号沿途拍摄,东坝梁拍摄林海,傍晚七星湖、泰丰湖拍摄夕阳下的山村 、日落。宿:军马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3(9月20日):早晨五彩山大峡谷拍摄日出,早餐后五彩山、大峡谷、夹皮沟摄影创作,登五彩山俯拍远山秋色,下午北沟拍秋色,日落。宿:军马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4(9月21日):登喇嘛山拍摄日出和晨雾,喇嘛后山拍摄斜阳,上午三拐子沟、小河头摄影创作,下午桦木沟、蛤蟆坝摄影创作,拍摄斜阳、牧归。宿:军马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5(9月22日):全天盘龙峡谷、公主湖方向摄影创作 ,拍摄湖光山色、水中倒影小桥流水、祥和的田园风光、幽静的山林小溪以及秋牧景色。宿:军马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6(9月23日):早晨北沟拍摄日出 ,早餐后赴杨树背拍摄秋色,下午后窝铺、刘家地、东沟、摄影创作,猫耳山拍摄日落。宿:军马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7(9月24日):早晨赴桃山湖拍摄日出、雾霭,围场中餐后返北京圆满结束创作。
   
 
我在网上找到其他人坝上的采访路线供你参考    

 

  评论者: 刘祺云

发表时间:2011-8-31 11:27:15

    先庆:色影无忌>文字论坛>摄影镜头  有个折返镜头交流园地,你可看看,进一步了解一下它性能、效果。   

 

  评论者: 曲先庆

发表时间:2011-8-30 20:09:07

段主任、老班长、世忠、全芝、君满、子才,说此文好,我的心里稍微不突突了。谢效勇到访。年福,写二连等于写你的一连,情况都差不多的苦。
我得重点谢朋玺老弟。你的一句“我的地盘,我做主”会成为经典言语。
学刚老弟,咱们二连在一起呆过的人,应该说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我还将用文字来记录咱们那峥嵘岁月,感谢你们当年对我的支持,今天对我的鼓励与关心!
郭果,我明天再谢你加批评一并回你。   

 

  评论者: 郭果

发表时间:2011-8-30 0:58:12

草原美美不过那一抹绿色的光彩~~~
昨天的军营军人今天又团聚草原~~~
勾起回忆往事历历在目~~~
忘不掉兄弟般的情缘忘不掉曾经的曾经~~~~

感动的博文   

 

  评论者: 王学刚

发表时间:2011-8-29 22:46:01

曲指的墨宝我已下载打印收藏了,自己说的话,一旦被学家整得如此隆重,还真有点留言题字的的呓想了,我骄傲了。   

 

  评论者: 洪君满

发表时间:2011-8-27 22:11:20

情、文、图并茂,欣赏。   

 

  评论者: 段泉来

发表时间:2011-8-27 21:27:07

此文写的好!   

 

  评论者: 曲先庆

发表时间:2011-8-27 21:11:04

我得重点回答徐阿姨的话。讲情讲义,上行下效。33团人讲情义是从上级空六军那学来的,一代代的军首长带出来的作风今天还在咱们这个网传承着。代表人物,就是老阿姨!
枫梅提的问题给我个代表男兵说话的机会。请相信,在咱们的军营里,冲锋陷阵,流血牺牲,这是男兵的事。大胆的仿照邓老爷子的话一下:天塌下来有男人顶着。请女兵们尽情绽放华章而美天下吧!
晓华之老营房前的流泪,在我回四方山录像里,有一段声音,同感。史大姐手里有母带。近一段,护五花开满六网,永志大哥有感想。好事!   

 

  评论者: 曲先庆

发表时间:2011-8-27 20:16:24

下午和郭天海同志到沈阳的薰衣草庄园去拍片,无奈光线不好,有点失望,可回来一上网心情立刻豁然开朗。从老班长、我、世忠、全芝,咱们四个应该是连着在四方山指导员位置干下来的吧,聚散皆是缘,网站又把咱们网到一起了,最少可以年青20岁,好事!一连指导员林年福和咱们连队离的不远,网上就更近了。
子才光顾,效勇感言,皆要谢朋玺老弟“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妙语给我以启迪,才早晨起床将此文一挥而就。   

 

  评论者: 蔡晓华

发表时间:2011-8-27 19:53:45

好文章,雪里寻羊,现在想想都后怕,你的兵太棒了,兰晓龙写士兵突击,有没有去你那取经啊,感觉就像在看33团版的士兵突击。再回到四方山,再敬个军礼,是不是眼窝湿湿的,去年护五期聚会,我特地回了一趟石家庄护校,山水依旧,站在新兵训练的地方,和你们一样,立正,敬礼。当下眼泪情不自禁就流了下来,刚刚看了你的文章又流泪,是不是人老了,就容易感伤啊。   

 

  评论者: 鲁枫梅

发表时间:2011-8-27 17:26:17

您把阵势搞这么大,整得俺们也“胆突”!
   

 

  评论者: 林年福

发表时间:2011-8-26 22:11:01

    曲指:写得太好了。写出了带兵人的感受,写出了战友的深情厚意,写出了边防雷达连的艰苦环境。感动得热泪盈眶。   

 

  评论者: 叶效勇

发表时间:2011-8-26 21:54:36

感人至深,33团人令人敬佩!   

 

  评论者: 曲先庆

发表时间:2011-8-26 21:24:18

祺云老师,你也应该写写回忆录。今天见了武老师,一见如故旧。他非常称赞你,你的成功路肯定有许多坎坷值得回忆。
玉英姐、史大姐,这次请你们上四方山好了。史大姐,等草原录像片编完,咱俩研究录像采访项目建设议题。思想来源于民校老班长的回帖,在枫梅那篇里。
郭俊老师,你应该对大梁岗有印象吧,当年必经之险路,现在可变成通途啦。   

 

  评论者: 梁世忠

发表时间:2011-8-26 17:24:59

   渐入佳境,继续努力!   

 

  评论者: 陈子才

发表时间:2011-8-26 16:09:08

美好的回忆,精彩的故事!   

 

  评论者: 曲先庆

发表时间:2011-8-26 14:42:49

这一早上把我急的呀,刚回完一个帖子,网上不去了,想找站长算账,又到点了,上班是必须的。趁一会看书画展览会前赶紧回两位美女小妹。
感谢护五的才女们对咱们这个网所做的工作。许个愿:请你们喝酒。刘区别忌妒,想着你那,并且包括所有的护五的同志。“韩信点兵......”来者皆醉。时间、地点,请你们注意看许政委和柴政委怎么安排。单我买,办由左忠同志具体负责。明白了吧。到时肯定有你们的龙哥、盐哥在场,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人物,我争取请到场(以我的面子估计可以)。请听题:回答我,应该是谁?   

 
   

共 43  篇,第1/2页 下页  末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20-10-30 9:56:48
Copyright © 2006 - 2020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