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 手机嵌入版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陈学忠 
部队: 炮2师  陆军42集团军 
部门: 装甲旅 
职别: 副旅 
电邮: hkdx_852@vip.163.com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个人相册
致辞: 年轻时部队的新兵蛋子  
中年时骑着蚂蚁逛地球 
壮年时坐着蚊子上太空 
老年时伴随蝌蚪游五洋 
所有篇目(共99篇)

标题:

九一三事件与空军司令部参谋长梁璞将军  

发表时间:

2011-8-11 23:37:11

更新时间: 

2011-8-13 17:59:17  更新者: 陈学忠

关键词:

中华网 > 历史秘闻 >  

  [这是对本篇第 10770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1974年春节前,空军在天坛体育馆召开批林批孔大会,空军司令员马宁和政治委员高厚良宣布梁璞几条严重政治错误,

    一、目无空军党委(通知梁璞开会,他说有病。马宁、高厚良去看他,却看他在下棋)。

    二、让他传达毛主席1966年给江青的信,他说不要念了,底下传看(黄荣年说,梁璞对《毛主席给江青的信》还是重视的,他曾让他查过信里的典故);

    三、对苏延勋(毛泽东机要员谢静宜丈夫)不尊重,不给苏延勋配车配房子(梁璞认为空军不能再造一个“林立果”。而且梁璞当年对林立果,也一样没有给配车配秘书。他对叶群“选美”有看法,也看不惯空军某些人吹捧林立果,他曾因“两个一切”当面问吴法宪:那要你空军司令员干什么?吴法宪也没有办法)。

    虽然文化大革命中梁璞一直主持空军司令部的工作,但他行事谨慎,与林立果一伙保持距离。九一三事件后,群众没有揭发出他什么问题。九一三事件后,邝任农参加周恩来主持的会回来说:总理说了,如果政变成功,第一个要杀的人是梁璞。经毛泽东、周恩来批准,空军成立清查九一三事件的五人小组,有王辉球、曹里怀、邝任农、薛少卿、梁璞。五人小组在李德生领导下清查空军的九一三事件牵连的人和事。王辉球是空军政委,曹、邝、薛都是副司令员,邝任农分管民航,曹里怀负责三机部,薛少卿负责训练、器材,而且他们都是长征干部。五人小组中,只有梁璞是“三八式”,而且他全面负责司令部,甚至后勤部的事情他也管。从干校回来的人有意见,梁璞从审查者变成被审查者。

    中央组织部部长郭玉峰找梁璞谈话,说中央对你实施“保护”,停职审查。因为没有揭出梁璞什么问题,够不上进“亚疗”的标准,把梁璞送到木樨地,关在中组部管理的政法学院的院子里。关了三个多月后,梁璞被押到陕西大荔农场养猪(张廷发、何廷一等都在这里劳动过)。从空军司令部参谋长到八年猪倌,梁璞每天练习写字,书法大有长进。

    在揭批“五人小组”时,空军有个别群众提出梁璞是九一三事件“漏网死党”。中央专案组没有查出梁璞有什么问题,给梁璞的结论是犯严重错误,但不是九一三事件线上的人,照样工作。但这个结论始终没有落实。梁璞顶着“大帽子”,劳改八年。这中间只有郭玉峰找梁璞谈过这一次话,再也没有人找他,也没有人让他写揭发材料。

    1980年“两案”审理前,有人找梁璞谈话(这是关押八年中第二次有人谈话),说你可以给家里写信了。梁璞第一封信写给他的秘书黄荣年。梁璞知道他与九一三事件毫无关系,只要秘书黄荣年不胡说,他就没有问题。因为从来没有人找他,他知道黄荣年没有落井下石。1981年“两案”审理时,梁璞被接回北京,住在打磨厂(空军大院的房子被收走了,家也被抄了),要他出庭作证。黄荣年几次去打磨厂看梁璞,梁璞比过去胖了。

    梁璞晚年身体不好,写不了字,他的秘书黄荣年给梁璞买了五个录音机,当面讲过多次,让他把心里想说的话录下来,也因为他不会用、不想用,未果。

    审理“两案”后,中纪委王鹤寿专门为解放梁璞到空军来,要他们执行中央关于梁璞的结论,让梁璞恢复工作。空军常委会议再次核查,仍然没有发现梁璞的任何问题。但空军刘某某等顶住不办,说干校回来的人有意见。空军乱糟糟,梁璞在空军司令部,要负主要责任,不能让梁璞出来工作。拖了几年,给梁璞办了离休手续,无理压了他一级。明明梁璞是正兵团职,却让他享受副兵团待遇,直到他的去世讣告,仍然强调副兵团待遇。

    梁璞心里明镜一般,他与九一三事件毫无关系。

    九一三事件发生前,梁璞正在天安门广场的指挥车上组织国庆群众游行演练。他是9月12日18时去的,主要是仪仗队从东到西预演。到零时,第一遍刚走完,指挥台大喇叭高声响起来:空军司令部参谋长的黄秘书接电话。电话是空军司令部航行局值班参谋傅本理打来的,他说256三叉戟没有预报就起飞了,你和参谋长在哪里?黄荣年立即喊梁璞接电话,现场乐声嘈杂,梁璞听不太清楚,说到东交民巷空军招待所。黄荣年通过一号台很快要出傅本理,梁璞询问怎么回事,说了几句后梁璞决定回空军大院。在回去的车上,梁璞问黄荣年,256三叉戟起飞预报没有。黄荣年说没有,梁璞再一次问,你想一想,到底预报没有?黄荣年肯定地说,没有。虽然黄荣年1970年才到梁璞身边当秘书,但他办事稳重细心,从来不用交代第二遍。梁璞像这样反复询问,过去是没有过的。

    梁璞到了空军调度室,核查256三叉戟到底预报没有。这时256三叉戟已经向北飞,但是还没有出国境。梁璞直接对潘景寅喊话,没有回答。值班调度员傅本理说李德生主任到空军来了,在指挥所。梁璞立即到空军指挥所,协助李德生指挥。就是到这时,梁璞对九一三事件仍然毫不知情,他也不知道林彪在256三叉戟上。梁璞对李德生说:这架飞机飞行不一般,情况异常。第一,飞的不是国际航线;第二,方向向北,马上就要出国境了;第三,飞的是低空。梁璞三次请示李德生,怎么办,是否拦截。李德生请示周恩来后说,总理指示,这架飞机不能找,不能拦截,让它飞。飞机飞出国境后,周恩来几次来电话查飞机上到底加了多少油。……梁璞反复核实,证实256三叉戟在山海关没有加上油。梁璞又组织参谋反复计算油量,认定256三叉戟只能飞到温都尔汗。

    凌晨3时15分,沙河机场报告,起飞了一架直升机,正向张家口飞去。周恩来指示:无论如何不能让直升机飞出去,要它迫降,不迫降就打掉!决不能让它飞走!直到这时,梁璞和空军领导王辉球、曹里怀等仍对九一三事件一无所知。地面电台不停地向直升机喊话,李德生询问梁璞一些技术问题,叫梁璞命令北京军区空军起飞歼6拦截。

    之后六天六夜,梁璞一直在空军指挥所。

    再之后,梁璞在李德生领导下,清查空军九一三事件相关人物。

    但是,梁璞怎么也想不到,他也成了九一三事件的“漏网死党”。

   梁璞简历:河北省高阳县人,1937年参加八路军,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河北省游击军司令部文书,参谋处参谋,晋察冀边区抗日大学2分校学员,冀中军区7分区参谋处作战参谋,冀中军区26团参谋长,7纵队20旅58团团长,21旅参谋长,华北军区步兵209师副参谋长,空军师参谋长,参谋长,空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作战部部长,副参谋长,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空军上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空军大校。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

    这是一位被人们遗忘的老军人,梁璞是河北高阳县人,1939年七七事变后,16岁的他参加了吕正操的河北抗日自卫军,一直在冀中地区坚持抗战。解放战争中他离开冀中十分区75团,到新编的第209师工作。解放后调到人民空军,曾经当过空3师参谋长,后来进步很快,在70年代初担任军委空军参谋长,直接经历了著名的九一三事件,受到牵连被撤职,但是不为人们所知的是,他也曾经是我国培养宇航员事业的创始人之一。由于种种原因,被撤职查办,在北京东部一个休干所里默默地逝去。

    1970年中共中央批准成立“宇航员训练筹备组”,指定由空军参谋长梁璞主持。当时这个工作班子为了保密,以毛主席作出批示的时间为代号,对外称“714”办公室。办公地点设在北京西苑的空军学院,行政上归空军司令部领导。粱璞指派空24师师长薛伦为筹备组组长,空军专机34师副师长李振军负责政治思想工作,要求他们立即着手筹备宇航局或宇航员训练基地,尽快开展宇航员的训练。当时和筹备组一起进驻空军学院的还有反弹道导弹小组,都很神秘,就连学校领导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干什么。几个人,几间办公室,一台电话,就开始办公了。1971年9月13日,林彪事件发生。空军作为“重灾区”,人人都在忙于揭发批判林彪反党集团的罪行,梁璞也因此获罪,宇航员的有关工作戛然而止。11月中旬,“宇航训练筹备组” 宣布解散,刚刚起步的中国宇航员训练事业就这样“胎死腹中”。那时,后来成为航天英雄的杨立伟才刚刚6岁,还是个穿开裆裤的孩子。但是,作为优中选精的20名航天员都是飞行员中的佼佼者,这些已量了衣服尺码差点就成为真正航天英雄的小伙子们,回到部队后又成为蓝天骄子,好几个后来成为了将军。这证明多年前的那次选拔是基本成功的,梁璞功不可殁。

    在1971年九一三事件中,梁璞正好担任空军参谋长,那天夜晚,他亲自和周恩来等人坐镇空军指挥所,直接参与了处理林彪事件的整个过程。但是由于一些说不清的原因,事后他被免职处理,一提起这些,老人直到去世前还耿耿于怀。

    多年后, 在北京市朝阳区一个空军干休所的10层楼里看到梁璞时,老人已经身患重病,神志反应有些迟钝,但是谈起往事,他连连感叹,遗憾之极。临分手时,老人家握着手久久不愿放开,眼中涌出了大串的泪花,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看得出,他是在深深的怀念着自己那些出生入死的战友。后来得知他已经怀着遗憾去世了,不由得唏嘘不已。 2005年9月21日,梁璞在北京逝世,享年85岁。

 

  

Bottom
浏览时间:2018-12-19 12:33:04
Copyright © 2006 - 2018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