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冯小红 
部队: 464医院   
部门: 传染科、门诊部、内一科 
职别:  
电邮:  
显示通信录    个人档案
致辞: 你好464!你好空六军! 
所有篇目(共12篇)
 

这是对 冯小红 个人博客主页第 6106 次访问

 

标题:

当兵的岁月——空军天津医院姐妹群像 

发表时间:

2016-8-2 21:36:54 

更新时间: 

2016-8-3 8:56:51  更新者: 徐同联

关键词:

201681  
http://chuye.cloud7.com.cn/42472813?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6-8-2 21:36:54| 阅读 652
评论 (2)
 

标题:

我的1976 

发表时间:

2012-7-25 17:39:24 

更新时间: 

2016-8-3 11:44:23  更新者: 陈子才

关键词:

战友文学 唐山地震军史  

我的一九七六 

 

1976年7月21日  星期三  晴

终于请到了探亲假,20天呢!中午,我踏上回京的火车。

 

1976年7月28日3时42分53秒:

梦里听到妈妈喊我,朦胧中不知身在何处。家刚从台基厂搬回大院,我又在外当兵多年,对这个家有些陌生。

感觉像在摇篮中,身体晃得厉害。

怎么离开的房间?

大家似乎并没有惊慌。天黑,没有灯,但我感觉周围的人都很镇静。

天有些亮了,我们睡眼惺松地又回去睡了。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开始下雨。

雨很大。

 

1976年7月29日  星期四

地震发生在唐山,震级里氏7.8。

尽管探亲假还未到期,尽管这个假期对我那么不易,但我不会忘记自己是个军人。

我们医院隶属空六军,军部就在唐山市区。

医院一定会有救援任务。

一早去北京火车站买票,没有买到,不知道是不是停运。

 

1976年7月30日  星期五

8点从家里出发,妈妈送我上了地铁。

火车是9:27的。

从天津下了火车,站外一片狼籍。人们都在外面,塑料布搭的简易棚布满了大街小巷。没有了公共汽车,我只好走回医院。

从火车站过胜利桥、走劝业场、百货大楼、鞍山道、卫津路……

天津也下了大雨,雨比北京下得还大。有些地方我得趟着水走。

路不好走,下午四点多才回到医院。

第一批去唐山的医疗队已经走了。

 

1976年7月31日  星期六  晴

医院已经开始收治伤员。

天津地震的损毁情况比北京严重,死伤人员数目也不小。

医院为了防止余震的破坏,整个医院从室内搬了出来:伤员住在外面、治疗在外面进行、宿舍也搬到院中,一个大大的“大车店”。

 

1976年8月5日  星期四  晴

地震后,房屋不能住人了,需要在外面搭棚子。伤病员很多,都是外伤。人员少工作重,一天到晚没有个休息时间,天气太热。困难重重……

在漏雨的窝棚中居住,几个夜晚没有睡好觉了,事儿太多,蚊子也多,又没有固定住处。

酷热的盛夏,每天在如同蒸笼一样的帐棚中工作,除了医疗工作,还要为伤员洗衣服、灭虱子……

伤员越来越多,帐棚不够住。这些天每天要扛木头,抬床板,肩上经常要负超过自己体重的重物,手上脚上打满了血泡……

苦吗?累吗?我只是感到自豪!……

 

1976年8月18日  星期三  阴

地震让我尝到了什么叫野外生活,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热和晒,第一次尝到睡梦中淋雨的滋味,知道“屋外大雨屋内漏,大风掀着帐棚跑”的滋味。

雨很大,开始是隔一会儿起来用竹竿顶一下帐棚顶,把水顶出去,后来一起风,帐棚被整个掀了起来,我们全都暴露在大雨中。

顾不上自己的东西了,大家赶紧冒雨去检查伤员的情况。

又一个不眠之夜。

 

1976年8月22日  星期日  晴转阴

今天空政文工团来医院慰问演出。

科里的几个女同志为那个叫刘大荣的小孩子做了一天小衣裤,这孩子来的时候浑身是血,满头虱子。孩子穿着新衣服,笑得很甜。

 

1976年8月29日  星期日  晴

吃完晚饭,谢协理员找我谈话,我的组织问题解决了,党龄从1976年7月3日算起。

这是我一生的大事。

 

1976年8月30日  星期一  阴转晴

上午到林亭口公社去接伤员。我们一人负责一辆救护车。我的车上有四名伤员:二个老人,二个小孩。二位老人在车上又吐又拉,血压也不稳定。车上没有我坐的地方,的确挺累的。

但心情十分高兴。

 

1976年9月9日  星期四  晴

8点30分:早上传达了全军进入一级战备,原因好像是苏联飞机侵入日本领空和地震有人乘火打劫。

感觉有些不对劲,说下午4:00有重要新闻。

 

16点:从广播中传来的是毛泽东主席逝世的噩耗。从各个帐棚中传来了悲痛的哭声。阵阵哀乐,绞人心肠。

大家佩上了黑纱和白花……

不曾迷信过。

可是今年不知为什么这样凑巧:使不迷信的人嘴边也挂着迷信的语言——兵荒马乱的润八月。

 

1976年9月25日  星期六  晴

晚上7点52分发生了又一次地震,震中在丰南、滦县,天津有5.4级的震感。

昨天刚刚搬回到楼里,今天又得折腾下来。

 

1976年10月2日  星期六晴

过了一个与以往不同的国庆节,一个没有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国庆节。

解协理员通知我去第二批的唐山医疗队。

明天事情很多:

一、去看(刘)小冰的母亲;

二、打理出差的行李;

三、交待团支部的工作;

四、还小陶(记不清是谁了)书;

五、给家里写信;

六、买……

 

1976年10月12日  星期二  晴

去唐山医疗队的事儿到10月7日才最后定下来。

9号17点16分从天津乘火车到唐山,到唐山已是晚上8点多钟。

车站上灯火辉煌,废虚已清理了不少。车站上人山人海,原来是接回了许多到外地治疗的伤员。

由于天黑,外面的景象看不大清,只是到了军部卫生所,才看见原来二层的楼房,塌得剩下不到一人高。

当天在卫生所的帐棚中过了一夜。第二天,林所长带我们到市区转了转,景象十分的凄惨。没有一幢像样的房子……

据说这地震有1100颗原子弹的威力。

街上马路两旁修了不少简易房和商店,买菜的市民十分拥挤。最苦的还是老百姓。

10号下午到了党峪。条件还不错,住在简易房内,四面环山,空气十分的新鲜。

这里的太阳太宝贵了。天气很冷,潮湿的得厉害。

 

1976年10月16日  星期六晴

天大喜讯!

上午在十六团礼堂里,杜政委传达了华总理10月7日在中央打招呼会上的部分讲话:对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进行隔离审查。

 

 

谨以此文纪念那个过去的年代。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2-7-25 17:39:24| 阅读 2716
评论 (22)
 

标题:

相聚北戴河(续) 

发表时间:

2012-7-18 1:52:42 

更新时间: 

2013-3-8 21:56:37  更新者: 林年福

关键词:

战友文学  

    燕燕“命”我把北戴河的照片发上来,答应“尊命”。

    懒得动笔写文,和武子商量“窃取”她的《相聚北戴河》,武子宽容应允。

    于是,截取武子的文章,发上照片。

 

相聚北戴河

武燕平

期待

    小红约战友夏日到北戴河相聚,我说好,燕燕说好,瑞敏说好,小丁说好,王苏说好,大家都说好。

    于是,赶紧着订火车票,买大花衣服,防晒霜,准备物品,说好了要穿颜色鲜艳的衣服,不许穿黑色的,照相不好看。小红天天在网上告诉我们北戴河的天气如何,要带什么东西等等,

    我们喜悦,我们向往,我们期待……

   

相聚 

    七月十一号,北京的来了,天津的来了 ,大家都到了,小红给我们安排的房子靠海很近,那小区很美,绿树成荫,绿地满眼,遍地开满五颜六色的小花,一排排造型各异的楼房都非常漂亮。

 

    相聚了,笑,闹,疯,抱,房间成了欢乐的海洋,那话说不完,那笑乐不够,仿佛回到了当年那光景。

    小红为我们准备好了全新的全套炊具,买好了各种螃蟹,大虾,鱼,各种嘎喇,蛏子,水果,疏菜,瑞敏从北京带来了曳尾园里的韭菜。要给大家做韭菜盒子。

    瑞敏是我们的大厨师,厨艺超级棒,尤其善长做海鲜,那香辣蟹做的太好吃了,被大家一抢而光,连汤汁都不肯放过,小丁又拿去放上豆腐炖在里面,吃也吃不够,那海嘎喇做的汤,鲜美无比,那才是人间美味呀。那盒子烙的能让你吃了还想吃。

    我们喝着56度的北京二锅头,吃着美美的大餐,聊着过去曾经历的往事,说着平日里不敢胡言乱语的黄笑话,快乐的仿佛是一群疯丫头,那笑留在脸上,那美美在心里。
   

看海

    我们住的地方离大海很近,步行也就几分钟,散着步,说着话一会就到了,啊,大海我们来看你来了,在北戴河看海是非常美妙的事情,清晨大海还算平静,海水也还干净,远远望去白茫茫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远处有小舟行驶,那灯塔,那小桥也越来越清晰,太阳从东方冉冉的升起,慢慢地照亮了大海,照亮了沙滩,阳光洒在晨练人们的身上。当我站在海边的广场上,深深的呼吸时,我能闻到那海水的味道,感受到大海的气息。


    中午,爆晒,海边的沙子成了金黄色,软软的,烫烫的,你若光着脚丫走在上面,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舒服,和做足疗可有一拼呀,燕燕说;到海边,哪能不下水,中午可是最好的下海时机,我和燕燕勇敢的跳了下去,看着大海挺平静的,可到了海里那波起波落,起起伏伏,把我们摔来摔去,一会推到岸边,一会摔回海里,它让我们尝够了海水的咸苦。在海边游泳,和在游泳池里是截然不同的,要知道我们俩游泳还是不错的,可到了海里全没了潇洒,只剩下挨拍的份了。

    到了晚上夜已深沉,我们就靠坐在木质的躺椅上,面对此时黑漆漆的大海,看天上的繁星,看那海上远处点点灯火,静静的听那海水拍浪的声音,享受那过往的海风。

    

     大海给了我们无尽的遐想,大海的宁静,大海的宽广,大海的厚重,大海的包容,震撼着我们的灵魂,净化了我们的心智,在海的面前你还有什么事情放不下吗?

    

归途

     我们去山海关,去老龙头。

   

    去购海产品,去看电影,去吃大餐。

    在海边我们照了数不清的照片,还有飞起来的照片,摄影技术超高啦!我们见到40年前的老朋友杨杰军,联系上了我们的好友田朋朋。

    在北戴河是难忘的,在好的戏也有结束,有相聚就有分离,要走了大家恋恋不舍,小红为我们买好了返程火车票,我们依依告别,再见了北戴河,再见了我们相聚的每一天!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2-7-18 1:52:42| 阅读 2905
评论 (27)
 

标题:

老照片之——选飞 

发表时间:

2012-6-1 18:20:03 

更新时间: 

2012-6-5 18:09:09  更新者: 王进乐

关键词:

战友文学  

 

老照片之----选飞

        照片摄于1976年6月1日,地点:河北承德避暑山庄。
        照片上的团队是去执行"选飞"任务。
        "选飞",顾名思义,选飞行员。是从基层部队包括陆军战士中选拔。

        记得好像去了几个地方:

        杨村机场:只记得住在机场,平房,窗户上用纸贴着"米"字,说是怕飞机起降时的轰呜把玻璃震碎。飞机的噪音真的很大,我们那时那么贪睡,有时还会被震醒,不知生活在那里的干部战士家属是怎样适应的。
        由此联想起多年前的一个鸡年,老家表哥送来几只大公鸡。城里灯光昼夜通明,鸡不适应,啼叫通宵。早起对表哥说:你那鸡害我失眠。表哥答:我也失眠。没听到鸡叫,街上跑的汽车烦死人!
        ?!

        遵化机场:在这儿只记住一件事,坐小飞机。好像是"安2"类的双层翼运输机,靠两边弦窗有椅。机场领导开恩,带我们在清东陵上空盘旋若干圈。
        第一次"拜见"慈禧太后竟是在天上。

        承徳:记得去承德是从天津坐慢车去的。真慢啊!整整走了八个小时,恨不得十分钟停一次,一夜没怎么睡觉。
        不记得住在哪里,但只在这里记得"选飞"工作。选拔单位好像是陆军24军,我负责测血压和做心电图。
        来体检的人心情不同,心理承受能力也不同。愿意或不愿意当飞行员的兵都有在血压这关就过不去的。不少战士平时血压肯定正常,但一到"选飞"现场血压就高。有想被淘汰的一看血压高了,高高兴兴走了,大部份是反复跑来要求重测。有个兵在走廊里坐了一天,一进来血压肯定高。临到那天的体检快结束了,我看他真可怜,就把血压计抱到外面给他测,通过了。不知道他最后是否过关。
        体检结束领导再次开恩带大家到"避暑山庄"和外八庙玩。游览了"棒棰山"和"小布达拉宫"等"㬌点",㬌点打引号是因名不符实。各点破烂荒凉,蒿草丛生,从某庙后面的山崖上,伸手可够到庙顶的瓦片和垂脊檐角部位挂着的铜铃,镀金的啊!
        最后一个景点是"避暑山庄"。我喜欢花草,自己一个人跑到半山上去釆花。在热河边上树林中,看到一老者躺在树下,等走近才发现是个上吊的。他穿戴不整浑身是土,身边摆着酱肉和白酒瓶。一条绳子挂在树杈上,他肯定是顺坡向下一滑,死时躺在坡上,舌头伸出,大睁着眼。
        我扔下手中的花跑下山报告,医生们上去"鉴定",有人去报警。我一个人靠着那块著名的"热河"碑喘气。

        照片上的人名记住得不多,男兵里有王进乐,还是让好记性的进乐来标注吧。 


前排左起:何晓锦、闫向海、王进乐、王福珊

二排左起:冯小红、祖宏芳、曹帼英、杨杰军

三排左起:实习医、张大银、李燕、杨荫珍、实习医 

前排左起:何晓锦、冯小红、杨荫珍、杨杰军、祖宏芳、实习医生

二排左起:王福珊、闫向海、王进乐、部队的、实习医、李燕、张大银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2-6-1 18:20:03| 阅读 4203
评论 (25)
 

标题:

老照片之——拉练 

发表时间:

2012-5-26 21:57:10 

更新时间: 

2012-6-3 22:05:55  更新者: 冯小红

关键词:

464 战友  

       当兵没几天,赶上拉练。那应该是1971年春节以后。

      前几天和维萍、小武子见面说起拉练,我们都只记住了好玩,忘记了苦。

      和男兵们一起行军,我们没掉过队。到宿营地先要“缸满院净”,才能“修理”自己。

      所谓“修理”,维萍记得:我和小武子脚上的泡最多。每到一地要用酒精把马鬃消了毒,挑泡。第二天照样走。

      女兵行军最困难的是上厕所,为了减少这种不方便,于是不喝水。

      我们和男兵背的东西基本上一样多:被子、大衣、书包、水壶和一枝枪。我们几个一路上没卸过背包,只在最后一天急行军120里的最后几十里时,领导把女兵的背包和枪卸下放到卡车上。

      那次拉练让我记忆最深的还有一件事儿:有天我们行至一个公社,忘记是军的宣传队还是公社的宣传队慰问,演出一些样板戏选段。我那天坐在最后一排,和维萍证实我们都坐在背包上,手里抱着枪。

      演出结束后,后面的老百姓突然拥上前来,可能是想去看看演员。我个子小,猝不及防,被人群推倒在地。我觉得有人从我身边迈过,有人被我绊了,还有人踩到了我身上。

      我以为我要死了,手里紧紧抱着枪。

      突然,一个男兵从后边把我托了起来,并把背包提起来帮我背上。

      那天队伍被冲乱了,后来是在一个大场里先集合,再各自带回。

      我向领导反映了这个情况,想找出救我一命的人,却没有了下文。

      前两天和丁秀珍通电话,她问我记不记得和她一起拉练站2-4点的岗。我说我应该不是和她一批拉练,但却记得和她一起站夜岗。这两天苦思冥想,觉得还是小丁记错了,应该是我们在农村医疗队时站岗。


上左起:陈维萍、我、武敏、蒋建淮。

对蒋建淮有个印象,好像拉练时突然发高烧,不记得是不是提前回医院了。


下图左起:何滕柳、孙先平、孟建设、孟桂芳、王云霞、余国义
后左起:韩桂明、王温玉、纪郁文、王巨昌、孙其湘、陈维萍、武燕萍、冯小红


名字填齐了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2-5-26 21:57:10| 阅读 2978
评论 (35)
 
   

共 12  篇,第1/3页 下页  末页

 
浏览时间:2018-7-17 17:24:15
Copyright © 2006 - 2018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