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伟力博客主页 - 空六军战友网

 

作者: 龚伟力 
部队: 炮2师   
部门: 6团5连、6团政治处 
职别: 书记 
电邮: gongweiliblog@sina.com 
显示通信录    个人档案
致辞: 战友情,别样深。人生的军旅生涯,在一生中占有很大的分量。这分量,不当兵是掂量不出来的。空六军网,给战友们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在这里和战友相聚,非常高兴! 
所有篇目(共257篇)
 

这是对 龚伟力 个人博客主页第 27024 次访问

 

标题:

当兵时的那些糗事(2) 

发表时间:

2021-1-18 2:32:40 

更新时间: 

2021-1-25 15:21:51  更新者: 蔡国富

关键词:

龚伟力 战友文学  

《当兵时的那些糗事(2)》


龚伟力

不知怎的,我特别喜欢车,当然是汽车,也包括摩托车。
1968年3月2日,我穿上军装来到上海宝山,在新兵连集训。一个月后分到六团五连,驻地是上海静安寺附近的虹梅北路。
一天,团军需股一辆解放牌汽车开到连队,来发放军衣被服。我看驾驶室里没有人,爬上去,车钥匙还插在车上,我一打火,车响了,毫无顾忌地把车开动了。
这一开不要紧,后面军需股的崔参谋还有司机和连里干部一干人,一起喊起来:谁开车了?快停下!快停下!!
待到他们看到是一个新兵蛋子把汽车开动了,赶紧叫我下来。后来连里倒也没有批评我,只是说,部队可不能随便开车啊!
从此我在团里出了名。一次副营长见到我,就问一旁的连长:这就是那个开汽车的城市兵?
你们城市兵倒是长得挺好的。
我也不知道这是批评还是表扬,只觉得上级是知道了,这批从文革中过来的城市新兵不好带,和以前的农村兵不一样了。
我倒是不怕,心想,开个车,也没有闯什么祸,算不上大错误。不过,我就是喜欢摆弄个车,看到有车,就想过把瘾。
其实,那时都穷谁家也沒有汽车,我家里沒有谁会开车,只是邻居六舅舅(房东的六弟)是交通厅运输局开长途跑运输的。大革命开始了,我所在的二中学生宿舍楼前停了一辆解放牌汽车,可是那是开不动的,停那好些天了。于是我请六舅舅去看看,能不能修好。
六舅舅欣然接受,但他看了后说,汽缸肠坏了,分电盘也拿走了,开不了。但是他现场教学,告诉我什么分电盘、打火头、汽缸肠,还有点火顺序等等。我联想到物理课上学的知识,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急于想知道怎么开车,又问了怎么启动车子,开车换档的要领,如何踩离合器、刹车和油门,六舅舅耐心地一一告之。
就这样,我以为自己就学会了开车了。
有一天,二中同学不知谁从哪里搞来一辆解放牌汽车,停在操场,也没有人会开。我上车把车一下给发动了,在操场上开了起来。我们班上的同学以为我会开车,七八十来个人一齐上了车,还有两个站在驾驶室门两边。从来没有开过车的我,居然就这样把这辆大卡车开出了校门,开上了中山路!
中山路是南昌的一条主要道路,街上很多队伍正在游行示威,人山人海,大概是打倒谁谁谁之类。我第一次开车就上了马路,而且夹在游行队伍中。站在车门两边的同学一路不停地吹着哨子,人们何若无其事地走在汽车旁边。我也不害怕,只是很小心,开得也慢,一直用三档行进。居然从中山路到八一大道,然后转了一大圈回到了学校。
这下班里的同学更加认为我会开车了,我再三祝我是第一次开车,谁也不信。
此后,我还和班上同学春祥一起搞过一辆汽车开,一直从省委党校开到江西纺织厂,好长一段直路,我俩轮着开,算是过足了车瘾,直到晚上车子开到没油开不动了,扔在八一大道马路边上就走了。
这都是年轻的时候做的傻事,现在想想当初太幼稚了,做什么都那么冲动。这就是为什么青年学生容易被鼓动的原因所在。
当然,自新兵时1968年那次开车后,我再也没有开过车,但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那次我开了车,但那不是为过瘾,而是为救灾。
1976年7月28日唐山发生大地震,我们部队已从上海调防到天津,部队立即赶赴唐山救灾,我也在当日傍晚乘汽车连的车赶赴唐山救灾第一线。我的任务,是采写救灾新闻报道。我看到昔日熟悉的唐山(我曾在空六军学习新闻写作,1971年1月至10月在唐山工作十个月)变成了一片废废墟,遍地尸体,腐臭难闻。也看到战友奋战在抗震救灾前线,许多感人的英雄事迹。而我们汽车连的战友就日以继夜地开车往返于唐山和天津来回运送伤员。由于沒有时间休息,疲劳过度,或是汽车沒有维修出状况,往往开车开着开着出事故。但时间就是生命!为了争分夺秒抢救伤员,就冒着危险开车。六团汽车连一个福建兵(我认识,小个子,总是笑笑的,忘记了名字),汽车加油泵出现故障,汽车停在津唐公路上,车上是伤员,有的还在流血生命垂危。为了抢救生命,他冒生命危险,让副驾驶开车,掀开车头盖,自己爬在汽车叶子板上手动泵油,把伤员运送到天津医院抢救,并荣立二等功。师报道组罗瑞(军旅作家,出版《平津之战》长篇小说)将他的事迹写成报告文学发表。
我除了报道在唐山大地震中英雄事迹,随后还到唐山附近采访附近被解放军救助过的灾民。有一天我在河北农村北移民大队采访当地知青,写了《地震震不垮  扎根志更坚》,被《人民日报》采用,写了一个在地震中出生的婴儿《震生的故事》,被《天津日报》发表,还写了许多文章在《解放军报》、《空军报》、《战友报》上发表,成为北空当年刋搞第一。
其中,采访北移民大队那次,稿件写好后送大队审核,是团通讯员用摩托车送我去的,由于通讯员连日出车太累,我怕他出事,回来的路上我说我来开吧!他说:你也会开?我说在中学时汽车摩托车都开过,于是我把摩托车开了回来。
几十年过去了,关于车的这些往事,还清析地记得,只是新兵时的鲁莽,印象尤其深刻,至今不忘。

                             2021.1.18.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1-18 2:32:40| 阅读 250
评论 (1)
 

标题:

《如梦令》 

发表时间:

2021-1-17 5:45:28 

更新时间: 

2021-1-23 22:00:48  更新者: 黄伟华

关键词:

龚伟力 战友诗词  


《如梦令》

龚伟力

小寒大雪冬梅,借酒难消浓睡。试问采药人,却道甘草三味。当归?当归!莫把好梦揉碎。

                              2021.1.17.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1-17 5:45:28| 阅读 165
评论 (1)
 

标题:

当兵时的那些糗事`1) 

发表时间:

2021-1-15 1:46:37 

更新时间: 

2021-1-25 15:35:27  更新者: 蔡国富

关键词:

龚伟力 战友文学  

《当兵时的那些糗事(1)》


龚伟力

1968年,因为当年全国不办大学,大中学生四个面向,面向农村、厂矿、基层、边疆。高中毕业的我,选择当兵,这在当时是较好的一条出路。
我当兵的目的,没有想过要当官,倒是想把身体锻炼得棒棒的。那时,突出政治,军事训练乃至身体素质锻炼并不重视。连队的双杠只剩下一根杠,单杠一根杠也沒有。好在,我们是高射炮兵,有炮弹。于是我老是到炮班去练习举炮弹(训练弹)。
一发炮弹,三十多斤,单臂举起来,挺费劲的。我咬着牙也只能举一两下,而有的二炮手可以连续举十几下甚至几十下。
二炮手是装填手,就是把炮弹装填进炮膛并击发,整个动作要求不快不慢在两秒钟完成。因此二炮手体力很好,一般都是块头较大的才能胜任。
我记得我当新兵时,那时我们五连在上海虹梅北路,当时几个二炮手都是大高个。一个是江西贵溪的老兵,姓易,和我算是半个老乡,我是江西南昌的。还有一个叫王虎平,北京的,长得和他的名字一样虎头虎脑的。2015年五连首次战友聚会我们在天津还见过面。还有一个是河北的,好象也姓王但是我记不准,也不记得是河北大厂那地方的还是哪的了,反正个头也是挺大挺壮的,我记得他的长相他记不住他的名字了。
一天,他和老易打赌,赌什么呢?赌吃小笼包子!他们相约星期天一起外出去吃小笼包子,谁包子吃得少谁掏钱请了这顿包子的客。这事在他们出门前就嚷嚷着全连都知道了,还有谁和他俩一块去看热闹的就不清楚了。他们回连队后大家赶紧问:谁输了?当时肯定告诉我们了,但是时间久了我已经不记得了,大概是打了个平手。因为不服输,你加一笼,我也再一笼,你再吃一个,我也再吃一个。结果吃得一样多,所以他们各掏各的钱。猜猜看,他们吃了多少个小笼包子?
我清楚地记得他们各吃了30笼,一笼10个,共300个小笼包子!那包子店老板高兴了,两个人一共吃了600个小笼包子。
我还记得老易他们回来说,吃得都到脖子了,不敢低头,一低头,怕包子吐出来!
哈哈哈,真的是笑死宝宝我了!
这事过去几十年了,许多事情都淡忘了,可是这一件事还记得清清楚楚。
                                 2021.1.14.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1-15 1:46:37| 阅读 204
评论 (1)
 

标题:

雪夜寄北 

发表时间:

2021-1-12 19:12:32 

更新时间: 

2021-1-12 22:59:50  更新者: 谢力

关键词:

龚伟力 战友诗词  

《雪夜寄北》


龚伟力

君问归期未有期,枫桥雪夜寒冬雨。
何当共饮一杯酒,却话家乡春几许?

                   2021.1.12.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1-12 19:12:32| 阅读 150
评论 (1)
 

标题:

《雨霖铃.空枝摇曳》(外一首) 

发表时间:

2021-1-12 5:57:10 

更新时间: 

2021-1-12 22:57:59  更新者: 谢力

关键词:

龚伟力 战友诗词  

《雨霖铃.空枝摇曳》(外一首)


 空枝摇曳,寒风凛冽,漫天飞雪。病毒肆虐未灭,大选日,暴乱骤起。冷眼相看无语,封号难停歇。吾去也,烟波浩渺,万里征途从头越。
自古人生苦离别,更何堪,却在寒冬月!今霄有酒难醉,大洋岸,夕照风烈。一去十年,从此隔岸遙望哽咽。相见时难别更难,此情唯悲切。

                         《长相思·走一程》

走一程,飞一程,身向中国那岸行,检测复天明。
风一声,雪一声。风雪声声夜三更,一帘幽梦真。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1-12 5:57:10| 阅读 186
评论 (1)
 
   

共 257  篇,第1/52页 下页  末页

 
浏览时间:2021-4-23 11:33:11
Copyright © 2006 - 2021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