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伟力主页 - 空六军战友网

 

作者: 龚伟力 
部队: 炮2师   
部门: 6团5连、6团政治处 
职别: 书记 
电邮: gongweiliblog@sina.com 
显示通信录    个人档案
致辞: 战友情,别样深。人生的军旅生涯,在一生中占有很大的分量。这分量,不当兵是掂量不出来的。空六军网,给战友们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在这里和战友相聚,非常高兴! 
所有篇目(共256篇)
 

这是对 龚伟力 个人博客主页第 25849 次访问

龚伟力 发表博客 256 篇,浏览总数为 504644 次,评论总数为 2831 篇。

 

标题:

《如梦令》 

发表时间:

2021-1-17 5:45:28 

更新时间: 

2021-1-17 5:45:28 

关键词:

龚伟力 战友诗词  


《如梦令》

龚伟力

小寒大雪冬梅,借酒难消浓睡。试问采药人,却道甘草三味。当归?当归!莫把好梦揉碎。

                              2021.1.17.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1-17 5:45:28| 阅读 13
评论 (0)
 

标题:

当兵时的那些糗事`1) 

发表时间:

2021-1-15 1:46:37 

更新时间: 

2021-1-15 1:46:37 

关键词:

龚伟力 战友文学  

《当兵时的那些糗事(1)》


龚伟力

1968年,因为当年全国不办大学,大中学生四个面向,面向农村、厂矿、基层、边疆。高中毕业的我,选择当兵,这在当时是较好的一条出路。
我当兵的目的,没有想过要当官,倒是想把身体锻炼得棒棒的。那时,突出政治,军事训练乃至身体素质锻炼并不重视。连队的双杠只剩下一根杠,单杠一根杠也沒有。好在,我们是高射炮兵,有炮弹。于是我老是到炮班去练习举炮弹(训练弹)。
一发炮弹,三十多斤,单臂举起来,挺费劲的。我咬着牙也只能举一两下,而有的二炮手可以连续举十几下甚至几十下。
二炮手是装填手,就是把炮弹装填进炮膛并击发,整个动作要求不快不慢在两秒钟完成。因此二炮手体力很好,一般都是块头较大的才能胜任。
我记得我当新兵时,那时我们五连在上海虹梅北路,当时几个二炮手都是大高个。一个是江西贵溪的老兵,姓易,和我算是半个老乡,我是江西南昌的。还有一个叫王虎平,北京的,长得和他的名字一样虎头虎脑的。2015年五连首次战友聚会我们在天津还见过面。还有一个是河北的,好象也姓王但是我记不准,也不记得是河北大厂那地方的还是哪的了,反正个头也是挺大挺壮的,我记得他的长相他记不住他的名字了。
一天,他和老易打赌,赌什么呢?赌吃小笼包子!他们相约星期天一起外出去吃小笼包子,谁包子吃得少谁掏钱请了这顿包子的客。这事在他们出门前就嚷嚷着全连都知道了,还有谁和他俩一块去看热闹的就不清楚了。他们回连队后大家赶紧问:谁输了?当时肯定告诉我们了,但是时间久了我已经不记得了,大概是打了个平手。因为不服输,你加一笼,我也再一笼,你再吃一个,我也再吃一个。结果吃得一样多,所以他们各掏各的钱。猜猜看,他们吃了多少个小笼包子?
我清楚地记得他们各吃了30笼,一笼10个,共300个小笼包子!那包子店老板高兴了,两个人一共吃了600个小笼包子。
我还记得老易他们回来说,吃得都到脖子了,不敢低头,一低头,怕包子吐出来!
哈哈哈,真的是笑死宝宝我了!
这事过去几十年了,许多事情都淡忘了,可是这一件事还记得清清楚楚。
                                 2021.1.14.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1-15 1:46:37| 阅读 27
评论 (0)
 

标题:

雪夜寄北 

发表时间:

2021-1-12 19:12:32 

更新时间: 

2021-1-12 22:59:50  更新者: 谢力

关键词:

龚伟力 战友诗词  

《雪夜寄北》


龚伟力

君问归期未有期,枫桥雪夜寒冬雨。
何当共饮一杯酒,却话家乡春几许?

                   2021.1.12.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1-12 19:12:32| 阅读 28
评论 (1)
 

标题:

《雨霖铃.空枝摇曳》(外一首) 

发表时间:

2021-1-12 5:57:10 

更新时间: 

2021-1-12 22:57:59  更新者: 谢力

关键词:

龚伟力 战友诗词  

《雨霖铃.空枝摇曳》(外一首)


 空枝摇曳,寒风凛冽,漫天飞雪。病毒肆虐未灭,大选日,暴乱骤起。冷眼相看无语,封号难停歇。吾去也,烟波浩渺,万里征途从头越。
自古人生苦离别,更何堪,却在寒冬月!今霄有酒难醉,大洋岸,夕照风烈。一去十年,从此隔岸遙望哽咽。相见时难别更难,此情唯悲切。

                         《长相思·走一程》

走一程,飞一程,身向中国那岸行,检测复天明。
风一声,雪一声。风雪声声夜三更,一帘幽梦真。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1-12 5:57:10| 阅读 40
评论 (1)
 

标题:

诗的堕落 

发表时间:

2021-1-8 8:18:49 

更新时间: 

2021-1-12 23:14:27  更新者: 谢力

关键词:

龚伟力 战友文学 战友诗词  

《诗的堕落》


龚伟力

如果说几年前诗坛是一片荒芜之地的话,那么现在诗坛则是无聊,甚至流氓所在地了。

尿尿居然也写成了诗:

《与领导一起尿尿》
厕所里立便器
只有两个
我正尿着
领导进来了
与我并排
站着开尿  
气氛有些沉默
我觉得这时候
应该说点什么
我说,领导  
你尿尿  
也尿得这么

如果说刘傲夫的这首尿尿诗,还有讽刺意味的话,那么,再看看余秀华的这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由于原诗太长,节选一段。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节选):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当然,大家都认为这是余秀华的代表作,仅看这一首还未必能代表她的全部诗歌,但是我们也看不出有多少韵味。

不过,看官,请再看看下面这首诗:

李少君:《她让我摸摸乳房就走了》

每次,她让我摸摸乳房就走了

我在我手上散发的她的体香中

迷离恍惚,并且回味荡漾

我们很长时间才见一次面

一见面她就使劲掐我

让我对生活还保持着感觉

知道还有痛,还有伤心

她带我去酒吧,在包厢里

我唱歌,她跳艳舞

然后用手机拍下艳照再删除

我们最强烈的一次发作是去深山中

远离尘世,隔绝人间

可是她不肯跟我做爱

只让我看她的赤身裸体,百媚千娇

她让我摸摸她的乳房就抽身而去

随后她会发来大量短信:

“这次心情不好,下次好好补偿你”

“我会想你的,再见!”

我承认我一直没琢磨透她

她孤身一人在外,却又守身如玉

这让我为她担心,甚至因此得了轻度抑郁症

而她仍笑靥如花,直到有一天

她乘地铁出门,将自己沉入水底

随流水远去,让我再也找她不到

先不说丝毫没有诗味,什么意境,什么韵律,一概全无,只有赤裸裸的表白。要知道这是《诗刋》主编所作,真不知道要把中国诗歌引向何方?

唉,看这样的诗真的是扫兴,甚至恶心,完全没有美感。中国现代诗,沒有多少好的作品,曾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有海子、顾城等著名诗人。人们记住了海子的一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也记住了顾城《一代人》里著名的诗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顾城是朦胧诗的代表,但是他的朦胧诗却和他本人一样钻进了牛角尖。海子和顾城都自杀了,顾域自杀前还杀死了妻子。真的是钻进牛角尖再没有出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现代诗歌写得比较好的,当数雷抒雁的《小草在歌唱》(节选一二节):

小草在歌唱
——悼女共产党员张志新烈士
风说:忘记她吧!
我已用尘土,
把罪恶埋葬!
雨说:忘记她吧!
我已用泪水,
把耻辱洗光!
是的,多少年了,
谁还记得,
这里曾是刑场?
行人的脚步,来来往往,
谁还想起,
他们的脚踩在
一个女儿、
一个母亲、
一个为光明献身的战士的心上?
只有小草不会忘记。
因为那殷红的血,
已经渗进土壤;
因为那殷红的血,
已经在花朵里放出清香!
只有小草在歌唱。
在没有星光的夜里,
唱得那样凄凉;
在烈日暴晒的正午,
唱得那样悲壮!
象要砸碎焦石的潮水,
象要冲决堤岸的大江……
正是需要光明的暗夜,
阴风却吹灭了星光;
正是需要呐喊的荒野,
真理的嘴却被封上!
黎明。一声枪响,
在祖国遥远的东方,
溅起一片血红的霞光!
呵,年老的妈妈,
四十多年的心血,
就这样被残暴地泼在地上;
呵,幼小的孩子,
这样小小年纪,
心灵上就刻下了
终生难以愈合的创伤!
我恨我自己,
竟睡得那样死,
像喝过魔鬼的迷魂汤,
让辚辚囚车,
碾过我僵死的心脏!
我是军人,
却不能挺身而出,
像黄继光,
用胸脯筑起一道铜墙!
而让这颗罪恶的子弹,
射穿祖国的希望,
打进人民的胸膛!
我惭愧我自己,
我是共产党员,
却不如小草,
让她的血流进脉管,
日里夜里,不停歌唱……

当年,我读到雷抒雁这首诗歌,我哭了,我含泪将这首诗从《人民日报》上剪下来,收集在我的诗集本中。诗歌,就是要有感染力,要打动人,让人产生共鸣,发人深省,令人深思。

当然,古诗有更多的好作品,我既喜欢豪放派,我又喜欢婉约派,中国诗词是中华文化之瑰宝。我们来看一首李清照的吧。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 宋 ]  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首词,非常美,字里行间,把人物的情感烘托出来。只可惜,李清照这个才女,生在那个兵荒马乱时代,丈夫病故,再嫁受骗,只能以诗词寄托自己的情感。

而今我们的一些诗歌,真的是不敢恭维,沦落为下三滥,真是中国诗坛的悲哀!

                               2021.1.7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1-8 8:18:49| 阅读 50
评论 (1)
 
   

共 256  篇,第1/52页 下页  末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21-1-17 18:22:00
Copyright © 2006 - 2021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号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